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苦木/ABO】水生木[上] (爸比在哪里番外)

原创人物的番外

人属于我们,ooc也是我们的


许潋:小名许苦苦,许昕方博儿子,Alpha

周慕木:小名木木,樊振东周雨女儿,Omega


我 @旺仔牛奶泡白菜 和拖儿 @逗比老干部 的爸比在哪里到这里正式进入倒计时啦。

本来预计一章结束的,还是分开了。

小甜饼磕得开心。


(一)

  宝宝是谁?


  这个问题快速地上了微博热门,和奥运会的热度不相上下。


  原因无他,乒乓球新晋大满贯许潋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被问及打乒乓最初的原因时,第一反应便是宝宝说帅。


  至此,不止许潋粉丝,就连很多体育界的记者都有些好奇宝宝是谁了。


  当事人之一的许潋却毫不在意,他说的本来也就是实话。


  在接受了某个直播平台的邀请后,他便准时准点爬上了线,跟粉丝们打了个招呼:


  “大家好啊,你们听得见吗?”


  在一排的听得见后,他就开始东拉西扯地和粉丝们聊天,偶尔还会说些这次奥运会的趣事。


  直到另一个手机震了一下后,在看到是谁发来的短信后,许潋脸上立刻笑开了,他对着屏幕说:“你们等等啊,宝宝给我发微信了。”


  一脸幸福地听完周慕木给他发的语音,他回复后,果不其然,屏幕上都在问宝宝是谁,他想了下后答复:“宝宝,恩……宝宝是妹妹啊。”


  呼,屏幕前的许多粉丝都松了口气,是妹妹就好。


  许潋场上打球风格十分凌厉,可私下却是个极温和的人,平时对粉丝也是几乎有求必应,甚至还会在大冷天有粉丝去现场看比赛时给她们买热饮。


  因此,许潋基数庞大的粉丝群体里,三分之一都是女友粉,更甚至是老婆粉。


  宝宝是妹妹这话一出,立刻就在微博上转疯了,甚至有某些粉丝公开怼无良媒体咸吃萝卜淡操心。

  


  等关了直播,许潋赶紧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拨了电话过去。


  听着电话那头软软糯糯的打招呼声,心跳得越发厉害了。


  “喂?苦苦?”


  “恩。宝宝在干什么?”


  “唔……练琴呀。你那边好晚了吧?怎么还不睡觉啊。”


  “刚才接了个任务说要直播,就在弄那个呢。”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后天就回来,等回去了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不吃,爸爸说我胖了,是小小胖。”


  许潋这一头立刻就能想象到生着一张娃娃脸,眼睛大大的女孩儿鼓着腮帮子,不太开心的样子。


  强忍住自己恨不得立刻回国抱抱慕木的心情,他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更柔和了:“宝宝一点都不胖,小胖叔叔瞎说。”


  电话这头的周慕木趴在自己的琴凳上,撅着嘴巴:“你都好久没看见我了,怎么知道爸爸瞎说?”


  “我就是知道啊。视频里不是看得见吗?”


  “那我也胖了。”


  “那小胖丁真的不吃好吃的了?我这次带了好多你爱吃的小零食还有你喜欢的东西给你呀,宝宝不要的话我就给别人了啊?”


  “不要……是我的……”


  “好好好,都是你的。”


  “苦苦赶紧去睡吧,太晚了。”


  “行,那你也注意点,别关顾着练琴就忘了吃饭,听见没?”


  “知道啦。”


  “宝宝,晚安。”


  “晚安。”


  许潋挂了电话,又对着手机屏幕里俩人的合照傻笑了一会儿,才放下手机睡觉去了。


  电话这头的周慕木对着挂断后变暗的屏幕,才轻轻说了句:“我想你。”


  看着放在一边的Ipad,上面还显示着许潋的直播间,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想起了刚才许潋的解释。


  用手指使劲点着屏幕上的那张脸,越看越讨厌。


  妹妹,谁要做你妹妹!


  

  (二)


  许潋开始练乒乓后,周慕木见他的机会就减少了很多,虽然爸爸也是教练,可她也不能总是往那边跑啊。


  因此除了偶尔的节假日,或者是比赛,周慕木很少有私下见到许潋的时候,更多的都是在微信视频里。


  周慕木平时练琴也比较忙,往往抽不出空去看许潋打比赛,虽然事后都能看到回放,但她总觉得许潋离她越来越远。


  尤其是当许潋开始展露锋芒,不断拿到大赛冠军的时候,周慕木一边为他高兴,一边却对着越来越多的粉丝发愁。


  许潋和她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可再好的感情也比不过聚少离多。


  渐渐地,她发现,许潋的圈子里都是她不认识的人了。


  尽管每次见面,许潋依旧跟曾经一样,总是宝宝,宝宝地叫,每去一个地方比赛都会给她带东西,微信也发得勤快的要命。


  想了半天,周慕木越想心情越低落。


  她突然抬头看了眼许潋的照片,嘟囔:“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招蜂引蝶!”


  最后接机的时候,周慕木想了很久,还是瞒着爸爸们偷偷跑去了,远远地看一眼就好,她真的太久没见过许潋了。


  接机现场都是女孩子,长枪短炮对着出来的口,周慕木看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的身高实在是硬伤,踮起脚都看不到人海里的许潋。


  下意识地撅了噘嘴,周慕木稍微往前走了几步,把手里的花交给了一个女孩子,说了句“送给许潋”便转身走了。


  想想也是真傻,一会儿总是要一起吃饭的,干嘛傻乎乎地跑过来人挤人。

  


  手机响的时候周慕木正好在等出租车。


  “喂,爸爸。”


  “木木,在哪儿呢?爸爸来接你,苦苦回来了,说一起吃个饭。”


  周慕木左右看了看,她在想要不要把自己跑来机场的事情告诉周雨,看了看等出租的长队,想了想还是如实说了:“在机场。”


  “机场?你跑去机场干嘛?接苦苦?”


  “不是,我同学正好回来,我来接同学的。”周慕木下意识不想让爸爸知道,只好随意扯了个谎。


  周雨也没再多问,只让她原地等着。


  上了车,周雨看着神色有些蔫的女儿,心里大概也清楚到底是怎么个事儿,要说小时候周慕木一直都是表现得不太在意的那一个,如今倒是反过来了。


  “慕木,想什么呢?自己跑过来接苦苦,接到了吗?”


  “没有。”周慕木晃了个神才发现自己被套话了,想反驳,却无从说起。


  “慕木,有的时候不要想那么多,苦苦喜欢你,你喜欢苦苦,就够了。”


  “他才不喜欢我,我就是他妹妹。”周慕木捂住了脸,最近是真的情绪低落。


  周雨不知道怎么劝,谁看许潋那小子都不是在养妹妹,这多明显地在养媳妇,就慕木还傻乎乎地不知道。


  原先周雨觉得慕木不知道挺好的,不会被拐跑,现在却发现女儿患得患失,难道两个人还没说开?


  或许是因为周慕木要到Omega发情期的缘故,一些很小的事情都会让她情绪忽上忽下,不知道怎么安慰好的周雨只盼一会儿见到许潋后,许潋能安抚一下。


  毕竟爸爸说再多,不如喜欢的人说一句。


  

  (三)


  周雨还没到的时候,包厢里的许潋已经坐不住了,频频看着门口,眼巴巴地等自己的宝贝。


  坐在一边的樊振东用力咳嗽了一声,许潋现在勉强入了他的眼,但不代表他能看着有个混小子这么盯着自己女儿。


  方博看了眼假意咳嗽的樊振东,非常贴心地递过去一杯茶:“小胖儿,嗓子难受就多喝点水。”然后给儿子使了个眼色,“苦苦要上厕所赶紧去吧。”


  “诶,行。”许潋闻言立马就蹦出了包厢,跑到门口去等了。


  樊振东皱紧了眉,不太赞同:“博哥。”


  摊了摊手,方博毫不在意:“哎呀,慕木迟早是我家的,小胖儿你就别挣扎了。你说的,苦苦拿了大满贯就不会再反对的。”


  “我也没反对过。”樊振东回了一句,“慕木这两天情绪不太高,苦苦知道没?”


  “没事儿,苦苦知道的。”


  大门口,许潋焦急地搓着手,他已经好快大半年没看见周慕木了,快想死他了。


  周慕木刚下车,就被跑过来的许潋抱了个满怀,恰到好处的红茶味信息素包裹住了她,让原本一直不太开心的慕木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慕木本身的个子不太高,小小一只恰好被许潋整个抱住。


  “宝宝,我好想你。”


  费劲地踮起脚,将手臂环上许潋的脖子,周慕木把脸埋在他的肩膀蹭了蹭:“我也想你呀。”


  久别不见的两个人抱在一起没松开,站在一边的周雨表示没眼看。


  许潋松开自己的手臂,改为去拉周慕木的手,等那只绵软的小手包裹在他的掌心的时候,许潋的表情不可控制地乐开了。


  

  等吃完饭,自然不会就这样回去,许潋想着要给周慕木东西,就跟叔叔还有爸爸打了声招呼,把慕木带走了。


  车上,周慕木捏着自己的手指,许潋扭头看了会儿,突然开口:“宝宝怎么了?恩?”


  “我也不知道我最近怎么了,就是莫名其妙地不开心。”


  许潋本来就是单手开车,一手搭在一边。在口袋里摸了会儿,找出个东西后往前凑了凑,伸到慕木眼前:“喏。”


  周慕木笑了,握上许潋的手,拿走了他手里的大白兔奶糖,然后就没有放开了。


  这是很早以前许潋哄她的招数,每当小的时候她哭鼻子或是不开心了,许潋就会摸出一块大白兔奶糖,在把自己的手当玩具送给慕木玩。


  许潋的手完全像了许昕,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因此周慕木特别喜欢他的手,总爱捏弄着玩儿。


  “你怎么还随身带大白兔啊?”周慕木晃了晃手里的奶糖,也挺惊讶的,她已经很久没吃过了。


  许潋用食指勾了一下她的食指,也跟着笑:“我家宝宝喜欢,我就带着啊。”


  “真的假的。”周慕木不太相信地问了句。


  他只是笑。


  只要穿有口袋的衣服,他都会放奶糖,这样只要慕木想吃,他就会有。

  


  许潋在外面是有房子的,这边的是他一早就买好,并且完全按照周慕木的喜好装修的,隔壁房间里还有她平时练习用的三角钢琴。


  到了家,许潋打开行李箱,自己的衣服被压在了最底下,上面满满的零食和奥运会的纪念品。


  周慕木凑到许潋跟前,再看了看箱子,拿出来几样压根不像许潋会买的东西,问道:“你什么时候会买这种东西了啊?”


  许潋看了眼,是一些女孩儿用的护肤品还有口红之类的,他特地拜托了相熟的记者姐姐给买的,毕竟他也是会看微博的人。


  女孩子都喜欢口红,是他从微博看来的,但是他又不知道买什么好,就只能托别人买。


  “我让别人帮忙买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周慕木翻看了半天,愣是没表一句态,许潋心里也有点慌,该不会买错了,她不喜欢还是不喜欢自己托别人买?


  “苦苦。”


  “恩?”


  “下次要买的话,你陪我一起去商店买好吗?”


  “好。”


  过了这段彩妆风波,拆了零食,两个人就坐在地上一样一样往外拿,等全部拿出来,归好,周慕木就坐在地上不想动了。


  “宝宝,地上凉,坐到沙发上去好不好?”


  “抱~”周慕木习惯性地朝许潋伸出手,不肯自己起来。


  许潋一手穿过腿弯,一手托住背,一下将地上的周慕木抱了起来,准备放到沙发上的时候,周慕木突然制止了:“不要坐,要洗澡。”


  “行。”许潋转身往浴室走,把她轻轻抱放到浴室里的小平台上,放好了洗澡水,又转身出去给她拿衣服。


  照顾周慕木已经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习惯了,习惯性替她弄好一切,习惯性对她好,习惯性想要抱抱她。


  洗完澡,周慕木头发滴着水,也不穿拖鞋,就往正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许潋身上扑。


  被糊了一脸水的男人无奈地接住整个压在他身上的宝贝,开口道:“宝宝坐那边,我给你吹头发好不好?”


  “不要,我要坐这里。”坐这里自然就是要坐他腿上。


  许潋拍了拍她的背,哄劝:“那我先去拿个吹风机,你先坐一边好不好?”


  穿着许潋T恤的周慕木从他身上爬过去,乖乖坐在沙发一边等,等了会儿就拿起许潋手机玩游戏。


  等许潋帮她吹干了头发,刚刚在沙发上坐下来,周慕木就又爬到他身上来了。


  真是难得有这么粘人的时候。


  许潋不再推拒,给怀里的人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更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释放了一些Alpha信息素来安抚她。


  再加上不断拍哄背部的手,周慕木没一会儿就有些困了。


  “苦苦。”


  “恩?”


  “我想你。”


  低下头,亲吻落在周慕木的额头上,压低了的声线更加温柔:“睡吧,宝宝,我在呢。”


  “恩。”


———————TBC———————

评论(33)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