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昕博/ABO】许苦苦他爹和他爸的罗曼史 [上](爸比在哪里番外)

他们属于自己,OOC属于我。

禁转出LOFTER,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评论,但不要出现在LOFTER以外的地方。


我拖汉三 @逗比老干部 和白菜(  @旺仔牛奶泡白菜  )的联文。

我们俩的顺序是,第一章是 @逗比老干部 ,第二章是我  @旺仔牛奶泡白菜 ,后面依次类推。

 

许苦苦他爹和他爸的罗曼史

 

*

今年成都的冬天格外寒冷。

肖战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的,看着窗外雾蒙蒙还带些冷雨的天气,又忍不住探个头出去看客厅里面的老挂钟。

都快晚上六点了,怎么人还没到呢。

肖战捏着锅铲,摸了摸涨得通红的脑袋当他,嘟嘟囔囔了一句,看到陈玘一边喝着茶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西游记,不知道哪里戳到了陈玘笑点,笑得蜷成一团,哧哧地笑着,连脖子都缩了起来。

大师兄,二师兄,不好了,师傅被人抓走了。

电视剧正上演着沙僧慌慌张张的求救两位师兄。

肖战像是想到了什么往事,脸刷得一下黑了,整个人变得黑红黑红的。

陈玘哼哧哼哧笑得肚皮都痛了,哎哟哎哟的在沙发翻滚了一下,看到肖战捏紧了手中的锅铲,在水晶吊灯的映照下,脑袋隐隐在发光,他一边擦着笑出来的泪水,一边站了起来,抽了抽鼻子,笑嘻嘻地开口——

哇,肖指,这火锅底料炒得好香啊,能再辣一点吗,那就更香了,肖指你看着我干嘛,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哎哟——

吃吃吃,就知道吃,连自家白菜都被别家猪拱多久了。

肖战一边骂着一边收回赏了陈玘一记脑门光的左手,最后教科书般恨铁不成钢地哼了一声,气势汹汹地回厨房捣腾饭菜去了。

陈玘一边龇牙咧嘴地揉着脑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啪啪啪的猛打一番话发了微信——

呼叫邱叔叔!呼叫邱叔叔!你要车队你要海岛我都给!你玘哥命不久矣了!

邱叔叔,你接到你家侄儿和他家的猪了吗,你再不回来,你玘哥就吃不到今晚的火锅了!

还有,我家乐乐下飞机肯定饿了,邱老师记得给他买点东西填点肚子,告诉乐乐我爱他!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邱贻可就回了他一段语音,操着满嘴的川普,嚷嚷着,孕玘你傻了吧,你邱哥有掉链子的时候吗,我跟你说,诶诶诶,苦苦别跑这么快,跟着伯伯走撒——

还说不掉链子呢,这不就掉了吗。

陈玘回放了好几次语音,探了个头进厨房,嬉皮笑脸地问明显竖起耳朵在听语音的肖战,肖指导,泡菜坛子在哪里撒,邱贻可接到方博他们啦。

 

*

刚下飞机,方博就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浑身都在发抖,忍不住把手缩回袖子里,脖子都缩了起来,脸皱巴了起来,圆脸的褶子立马显现出来,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方博忍不住跺了跺脚,抱怨了一句,怎么这么冷呀,受不了,真受不了。

许昕抱着下飞机前被自己连哄带骗穿上了羽绒服裹上围巾带着毛线帽子的儿子,忍不住斜了眼衣着单薄的方博,忍不住怼了起来,刚刚下飞机前不是让你穿多件衣服嘛,自己还说不冷,说这是男人的应有的风度。

这不是以为成都不冷吗,方博原本就没啥底气,被许昕这么一说,怂巴巴地开口,鼻尖被风吹得红彤彤的,手即使缩到了袖子还是冻得通红,脸皱巴得更厉害了,鼻音软糯地服软,瞎子,我冷。

真是服了你方小博儿了。许昕看方博圆溜溜的眼睛冲他眨巴着,原本还想训几句,立马软下来,把儿子放下来,从背包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羽绒服和围巾帽子给方博戴上。

许苦苦被他爹许昕抱着的时候,一直在怀里不安分地动来动去,一个劲地往后面瞅,头顶的毛线球随着动作不停地摇晃着,这时候终于被他爹放下来,噔噔噔地迈着小短腿拔腿就往王皓周雨张继科郝帅那边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宝宝,宝宝,宝宝——

诶诶诶,许苦苦,你跑什么呢,别乱跑!方博立马急哄哄地转过头去喊许苦苦回来,下一秒就差点被许昕围围巾给勒死,他瞪了许昕一眼,拍了拍许昕的手,诶诶诶,瞎子,别勒这么紧,快喘不过气了。

别管那小子,皓哥继科他们都在呢,不会出事。许昕手上动作看上去还是很用力,但实际上轻得很,把方博的脸转回来,只对着他,挑了挑眉,方博儿,你看着我就行,别老看着孩子。

说着许昕就把自己左手的手套给方博戴上,剩下的右手则毫不避讳地用左手抓得牢牢的,揣到自己口袋里。

你这瞎子,儿子的醋都吃。方博立马人就羞涩起来,脸也往围巾里缩,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乖乖地让许昕给牵着,你这么区别对待,不怕儿子不高兴啊。

怕甚,还是自家媳妇儿最大,诶诶诶方小博你还掐我,这不是事实吗,我不对你好干嘛,等着你们肖门来怼我吗,再说了,自己媳妇儿不疼谁疼。

说着,许昕趁着四周没人注意,吧唧一口亲了下去。

方博立马闭上了眼睛,许昕看方博这羞涩的小模样,忍不住想继续亲多几口,结果还没等他付诸行动,就听到背后传来熟悉的咳嗽声,方博立马睁开眼睛把许昕给推开,整个人涨红着脸,磕磕巴巴地喊到——

叔,叔,叔,你来了啊。

这不是怕你被人欺负了嘛,叔就过来了。

邱贻可意味深长地看了许昕一眼,然后笑眯眯地一把抱过方博,捏了捏方博的脸,心满意足,拍拍方博脑袋,走啦,肖指导在家等你们老久了。

许昕突然觉得有些冷,思绪万千,想起了那些年,怼过他的大肖门。

他突然很想掏出手机,问问老秦和师兄来不来。

 

*

说起方博这人吧,里约奥运会之后,人称肖门怼天怼地第一人,国胖队的队怼。

陈玘直播还特别来劲,嘴巴啵嘚啵得的怼着方博,方博这人,特色,你们喜欢方博干嘛呢,弹幕一时之间又暴增数万条,许昕看着直播,冷冷一笑,你们都还是太年轻。

谁说方博是队怼了,你们这群迷妹哦,还是太年轻,你们的杀神特别能跑火车,嘴上说着讨厌方博,实际上上手捏方博圆脸跟邱贻可一样熟练。

还不给昕爷上手了,昕爷心里苦,但昕爷不能说。

肖门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嘴巴上嫌弃方博嫌弃得要命,但真有什么事,分分钟赌命赌家产护方博。

哦,你说为什么他这么清楚。

那是因为他被怼过。

因为他拱了肖门的白菜,方博。

 

*

那一年他还是年少无知的蟒蟒,还是那个跟秦志戬争论自己腹肌上那二两猪肉的无忧无虑的少年许二二。

秦志戬一天下午特地过来盯梢他体能训练,旁边的王励勤面不红心不跳地完成了,他愣是仗着秦志戬舍不得真打骂他,故意每做一个仰卧起坐就哭天抢地地哎哟哎哟一顿嚎。

好不容易做完了,许昕已经累得瘫在垫子上起不来了,满脸生无可恋。

秦志戬板着脸用脚踢了踢许昕的小腿肚,也没使力,继续苦口婆心地念叨着,许昕你再这样,刚从二队上来的方博都能超过你了,人家悟性跟你一样好,还吃得了苦,啥都闷声不吭做完,你这懒得。

许昕整个人趴在垫子上,说什么也不愿意起来,对秦志戬口中连声称赞的方博丝毫不放在心上,但是想起秦志戬平时也没这么夸过他,又有些不大不小的莫名吃味。

少年一副故作不在意地气哼哼的模样开口道,方博谁啊。

方博,老肖那组新来的小孩,天才少年呢,人家天赋比你好,还勤奋,肯吃苦。秦志戬暗自偷笑,但还是板着脸努努嘴,指了指躲在角落的球台反复练着正手的妹妹头少年。

许昕近视,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着虚影重叠的小人儿。

妹妹头穿着红色运动短袖,蓝色的运动短裤,短裤拉得很高,两条腿线条优美,微微下蹲举着球拍等待着对面的教练发球。

大概是满头汗,抬起左手,用左边袖子胡乱擦了把脸,又抿抿嘴,随即站直了小身板往上跳了跳,鼓了鼓脸,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嘟囔了什么,妹妹头随着动作抖动起来。

看上去软绵绵的人,但出手回球一点也不含糊,快刀斩乱麻的狠劲,眼神有着肖指导组的人都有的狠劲。

切,还有点意思,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吧。

嘴上那么说着,但动作却比以往利落地站了起来,还没等秦志戬说接下来的专项训练,许昕径自跑到方博旁边的球台练习了。

一边回球,一边眼神毫不掩饰地往方博那边瞅,秦志戬觉得脑门特别疼,毫不客气地冲许昕脸上发球——

啪——

啊——

许昕惨叫一声,往后下腰,还故意搞怪地抖动着双臂,眼神还是往方博那边瞅。

这时候方博闻声看了过来,圆滚滚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他,像是怕他生气,鼓着间想笑又不敢笑。

许昕觉得自己听到了心跳加速的声音,砰砰砰,砰砰。

 

-tbc-

评论(17)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