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胖雨/ABO】爸比在哪里 011

他们属于自己,OOC属于我。


 

禁转出LOFTER,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评论,但不要出现在LOFTER以外的地方。


 



 

我( @逗比老干部 )和白菜太太(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的联文。


 

我们俩的顺序是,第一章是 @逗比老干部 ,第二章是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后面依次类推。

 

 

 

爸比在哪里 011

 

*

接下来徐晨皓战战兢兢地顶着周雨的死亡扫视,恍恍惚惚地坐在场边看队友比赛。

樊振东在一旁拿着毛巾呼噜自己的脸,瞅了一眼徐晨皓欲哭无泪的表情,忍不住打趣道,有那么可怕吗。

徐晨皓已经不敢转过头看樊振东了,他怕一个不小心转头看到了周雨对着他瞪眼,只能哭丧着脸点点头,如果不是在比赛场馆,一群迷妹拿着长枪短炮对准他们这儿,没准就已经哭着抱着樊振东的大腿求饶了。

你们太可怕了,你们两夫夫贼可怕了,巨可怕——

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能有姓名——

等等,串频道了。

徐晨皓猛地打住自己发散的思维,沧桑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来,仍然目不斜视,语带绝望说道,胖儿,不,东哥,待会雷哥要我命时候,为了八一的未来,请你伸出友谊之手。

樊振东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朝自家大小祖宗的位置看去——

因为不是自己的比赛,周慕木窝在周雨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拿着球拍颠球,全然无视了现场的比赛情况,时不时还朝周雨咧开嘴笑,小手抓着乒乓球,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而周雨则低下头来,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周慕木无论说什么都一个劲的点头。

樊振东看到这画面,心头一热,忍不住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竟也脱口而出——

我家雨哥可不是雷哥,他可温柔了。

徐晨皓面无表情地鼓起掌来,踢翻了左手边的樊振东递来的黄金狗粮,心里觉得无限悲凉,他拿起手机。

喂,导播室吗,对,是我,徐晨皓,待会帮我点一首歌,叫那啥,三个人的电影,喂喂喂我还没说完呢——

今天的番番,还是十年如一日地被辣眼睛,番番只想抱住瘦瘦的自己。

 

*

今天八一打得很顺利,看着今天作为双打上阵的周恺和赵钊彦还差两分就到赛点,为了避免待会比赛结束之后被迷妹围堵,他抱起开始有些犯困的周慕木飞快离场。

走出安全出口,周雨心里还想着该回哪儿,结果便看到陈玘正在出口处抽着烟,陈玘看到自己也不惊讶,只是挑挑眉,看了一眼趴在周雨怀里的周慕木,便迅速掐灭了烟,笑嘻嘻地凑过来,亲了亲周慕木,语气满是亲昵,我们木木呀。

玘子叔叔。

周慕木还是很喜欢陈玘的,自己主动伸出手要陈玘抱,方才的困顿劲一下子没了,精神抖擞得很,甜甜的撒娇,叔叔抱我。

哎哟,我们木木最近怎么变重啦,陈玘一脸开心,开口逗趣着周慕木,我们木木是大姑娘啦,还要玘叔叔抱,是不是要给玘叔叔一个亲亲。

周慕木吧唧一声爽快地亲了一下陈玘的左脸颊,还故作老成的鼓起小脸颊反驳,玘子叔叔,我是小祖宗,不是大姑娘。

陈玘一下子被逗乐了,用脸颊蹭了蹭周慕木,嘴上不停的夸着我们木木真是可爱。

周雨站在一旁,心里总有些忐忑,毕竟明明昨儿还在江苏的人今天就出现在大连,山长水远的赶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再加上之前陈玘千叮嘱万叮嘱自己把持住。

他难免有些心虚的,周雨定了定神,稍稍抓紧自己的裤子,故作轻松地开口道,玘哥你怎么来大连啦,来看皓哥吗。

陈玘抬眼瞅了瞅周雨,语气里满是担心,这不是孩子不省心所以乐乐让我来吗,顿了顿,虽然是发问但用着肯定的口吻,决定不瞒着,一块儿过日子了。

周雨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颈后的腺体,还是像以前做错事那样站着,玘哥你都知道啦。

不知道才怪呢,我来的路上微博上全是说你今天浑身都是雪碧味儿,我站在你面前,都快被雪碧味呛晕了。陈玘口无遮拦地吐槽道,看着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弟弟被自己说得脸红耳赤的,也觉得好笑,你玘哥我可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和乐乐这些年都一直担心你们仨,以后你们仨好好过日子,我们这两个大哥也很开心能见到这样画面。

不过,胖儿现在还是一号主力呢,聚少离多的,你也心里提早有个底儿,毕竟你们还有个小祖宗呢。

说着陈玘颠了颠怀里的周慕木,周慕木不知道两个大人在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问,爸爸,玘子叔叔你们在讲什么呀。

陈玘笑嘻嘻地说道,木木,你的小胖爸爸不能经常陪你怎么办呢,玘子叔叔帮你教训他好不好。

没想到周慕木反倒一本正经的回答,虽然还是奶声奶气的,不对,爸爸一直都在陪木木,木木每天都可以见到爸爸,说着还伸出小手比划着手机的大小,爸爸、爸爸每天都会跟木木说话,而且——

周慕木还想比划着家里电视的大小,但是手太短,变成了整个人在陈玘怀里扑腾。

——木木和爸爸每天都在家里看爸爸比赛,好球!

刚过发情期,周雨的情绪还是难免容易波动,听到周慕木这番话,眼眶不自禁地发红起来,陈玘看了一眼周雨,欣慰地笑笑,说道,那我就不用说些什么了。

 

 

*

樊振东跟着大部队进包厢时候,只见到陈玘和周雨一脸兴奋的有说有笑,在他们俩中间的周慕木则仰着头,乖巧地坐着,看两个大人说话。

哈,你们来了啊。

陈玘一边跟八一队众人打招呼,一边把手机凑到周慕木面前,比划指着前置摄像头,让周慕木看镜头,教着周慕木,来木木,跟大家打招呼。

结果小家伙一见到樊振东,眼睛一亮,扑棱个小短腿,自己撅着屁股爬下了椅子,屁颠屁颠地跑向樊振东,亲亲热热地张开小手,爸爸爸爸。

欸,我的小祖宗。

樊振东把原本斜挎的运动包背到后面,蹲下身来一把抱住扑倒自己怀里的周慕木,一边给周慕木举高高,一边亲了亲小家伙,我们木木想不想爸爸呀。

想。周慕木回答得格外响亮,仰着头露出小下巴,得意地挺起胸膛,木木想爸爸,爸爸也想爸爸。

周慕木话音刚落,周围的大人都被她的话逗乐了,笑了开来,周慕木生怕大家不相信她的话,急的立马半个身子都悬空着,用自己的小藕臂不停地比划着一个大大的圆——

有这么这么想。

徐晨皓不怕死地朝樊振东挤眉弄眼状,说,厉害啊,我们东哥,有这么这么想我们小公主和雷哥。

樊振东听了这话,也不气,抱着孩子直勾勾的看着周雨,眼中的爱意毫不掩饰,笑眯眯的应承下来,好不羞赧地大声说道,我可想我家大祖宗和小祖宗了,有这么这么想,他们这么好,当然每时每刻都在想。

不出所料,周雨一听到,立马不好意思地眼神到处飘,挠了挠后脑勺,嘴里还嘟嘟囔囔着,胖儿你都在说些什么呢,怪不好意思的。

在一旁的陈玘把手机对准自己,挑挑眉毛,慢悠悠的补刀,呐,大家都听到了吧,今天我就不留回放了,你们该录的该共享的,就互相帮助了哈。

 

*

这一轮乒超打完之后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樊振东动了想跑去江苏的心思。

跟王皓要地址时候,王皓爽快地把地址发了过来,还说自己下星期前就在江苏待着,有啥事就找他。

说完,还在后面补充了一句,你早点来也挺好,自己看看也就明白了。

说完这话,无论樊振东怎么旁敲侧击,王皓就是不回他。

原本就处于蜜月期的小两口,不仅是樊振东,还有周雨,对一家人分隔两地都有些舍不得。也没有跟周雨打招呼,现在有这机会能够给周雨一个惊喜——

想到周雨上飞机之前抱着孩子欲言又止的模样,就是不愿意登机,樊振东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一边在网上订了最早的航班,一边拉出行李箱收拾行李。

原本乒超的时候中心也不会强制要求他们训练,但是樊振东这些年都是一头扎在训练馆里,突然之间拉着个行李箱说有事要去外地一趟,大家难免还是惊讶的。

顶着马龙和方博意味深长的眼神,樊振东还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不我都这把年纪了,打乒超也挺累的,想休息一下。

哦——

马龙心里偷笑着,但也懒得拆穿樊振东的小心思,也跟着装出一副正经模样,那是,这把年纪了,成家立业了,是挺累的,是要休息一下。

方博还不怕死地在后面补充一句,胖儿如果你累了顾不上木木,咱家可以帮你带着,许家未来儿媳妇待遇,咱家三个爷们绝对把木木捧在手心里。

樊振东皮笑肉不笑地冷笑一声,把方博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他肩膀的手用力的打下来,一脸防备地打量着方博,我和雨哥,都觉得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

防火防狼防许家——

尤其你家许苦苦。

 

*

哟,来得真快。

王皓看着樊振东熟练地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下以后,一边往左打着方向盘一边调侃道,我还以为你最快明天才来呢。

等不及了。

樊振东打量着车子,在王皓面前也不遮遮掩掩,说我想雨哥和木木了,想他们多陪陪我。

王皓一边看着高速路指示牌,一边笑着说,行啊,胖儿,这狗粮都撑到我了,你跟我撒娇干嘛呢,跟你周雨说去。

这不是提前练习下吗,樊振东一边摸着肚皮一边傻笑,大小眼都露了出来。

王皓原本憋着笑,这下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也跟着打趣道,那皓哥我也给你一个提前联系的机会,待会可别哭鼻子。

说着,车并没有往体育中心开去,而是在前一个分岔路口左拐拐进了文教区。樊振东坐在车上打量着道路两旁的教学楼,心中的预感随着车子的向前而加剧,樊振东没由来地觉得紧张,无意识的抓住了安全带——

皓哥,你这是……

你这还看不出来吗,王皓在一旁停好车,解下安全带,一溜烟小跑拉开副驾驶的门,把樊振东给推拉着进了幼儿园,调侃道,胖儿,我刚不是跟你说了,你可别哭鼻子啊。

即使是奥运会,樊振东都没试过这么紧张,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密密麻麻的汗,樊振东擦了一遍又一遍。

他跟在王皓身后,看到王皓在一个教室门口停下了脚步,熟稔的推开了门。

一群小孩子刷的一下全看了过来,突然一个熟悉的小奶音响了起来——

爸爸——

原本乖乖坐在角落玩着积木的木木,见到樊振东和王皓,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站在一旁的老师还没反应过来呢,木木就抓起放在一边的小熊猫书包,噔噔噔地往樊振东和王皓这儿冲去。

樊振东立马蹲了下来,张开手接住冲过来的小团子,笑的格外开心,大声地回答道,诶,爸爸来了。

木木,你爸爸来接你啦。靠着门口坐的一个带着圆框小眼镜的男生细声细气的说着,眼里满满都是羡慕。

谁叫你爸爸不是奥运冠军,木木骄傲地昂起下巴,一边说着一边抱得樊振东更紧了,嗓门声音拔高了不少,我爸爸最好了。

我家囡囡得意了哟。王皓扑哧一下,在接送本上签下名字,接过木木的小书包,努努嘴,示意纷纷探出头来看的老师,咱们走吧,你玘哥和小雨应该结束训练了。

 

*

周雨被拽回宿舍楼的时候还是糊里糊涂的,

咱们今天晚上饭堂不还有炸鸡排吗,玘哥,饭堂这么划算干嘛不在饭堂吃。周雨一边絮絮叨叨地掰着手指算着钱,一边靠在墙上看着陈玘就直挺挺的站在门口,也不掏钥匙出来。

玘哥,你——

门突然开了,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回来啦。

越过陈玘的背影,周雨准确无误地和樊振东深情的眸子对上,周雨的喉结滚动了下,涩涩地开口,你怎么——

因为我想你和木木了,你和慕木这一个星期都要陪着我。樊振东说得理直气壮的,你看我多亏啊,老婆女儿才刚刚找回来,被窝都还没捂热呢,老婆女儿就跑了,这次我可要跟过来——

话还没说完,一个乒乓球飞了过来,周雨维持着扔球的姿势,恼羞成怒地嚷嚷着——

樊振东!你说谁是老婆!

 

*

小雨这厨艺是越来越好了啊。陈玘一边喝着酒,一边摸着王皓的肚皮,笑眯眯的转过头问王皓,孩子几个月了。

去你的。王皓夹起一块糖醋肉,瞪了一眼陈玘,你也挺厉害的陈总教练,都快临产了。

在一旁的正扒着饭的周雨冷不丁地被两个大哥的话都笑了,一口饭咽不下去,呛着了。樊振东一边一个劲往周雨碗里添菜,一边拍着周雨的后背,轻声哄着,别急,慢慢吃。

坐在一旁拿着筷子玩的小家伙也不玩了,就直勾勾地盯着两个爸爸看,还奶声奶气地学着樊振东的语气跟着说,别急别急,慢慢吃。

周雨嗔怪地瞪了一眼樊振东,然后又一脸宠溺地捏捏小家伙的小脸颊,爸爸来了就得意了是哇,连饭都不好好吃了,刚刚是哪个坏蛋不好好吃饭到处跑,要爸爸追着喂饭。

周慕木眼睛骨碌一转,理直气壮地坚决否认,小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不是我。

哼。周雨也故意鼓起脸颊瞪大眼睛凑过脸去,吃醋道,看你爸爸走了你还得意。

那我就不走——

樊振东立马凑过脸去表忠心,特别正直的承诺道,还没说完,周雨便上手用力拧他的脸颊,疼的樊振东龇牙咧嘴。

你还说,你们一个两个都是大坏蛋!

哈哈哈哈哈哈,我都呆掉了。坐在一旁的陈玘拿起筷子敲着面前的碗,故意拖长音调,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唱着——

酒——干——倘——卖——无——

王皓一听这歌曲,正想夹起一块肉塞陈玘嘴巴里,就见周慕木眼睛腾地一下就亮了,面部发力地跟着唱了起来——

酒——干——倘——卖——无——
陈玘又喝了一口酒,看着从儿童椅站起来,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筷子一边放声歌唱的周慕木,戏谑地拍了拍王皓的手,一边拿起手机录小视频,立马发到微博,嘴上还不饶人,我看木木这调儿,真像你们八一。

@陈玘_CQTT:@周雨 @樊振东乒乓 @王皓乒乓 大家来品品八一小公主木木的音乐梦想[哈哈][哈哈][厉害]

王皓默默的转过头去,回忆那天晚上被周慕木支配的恐惧,自我催眠着这不是他教唱的歌曲。

樊振东一边笑的见牙不见眼,也女儿控的掏出手机录了起来,还趁机偷亲了好几下周雨,说,雨哥,木木唱的可有你当年的风采了。

周雨一脸哀怨地看着周慕木,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女儿咋办呢,面部发力也学了,跑调也学了,以后咋嫁人呢——

放在右手边的手机发出微博提示音——

 

*

方博看着在床上闹腾着嚷嚷着要木木的许苦苦,又看了看举着手机站在自己面前的许昕,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A方博:我家苦苦唱歌也可好听了,要不让木木给我家小子当媳妇,两个一块唱唱歌[思考]#守护周慕木的音乐梦想# #守护许苦苦的木木梦想#//@樊振东乒乓:我家木木唱的可好听了,跟雨哥一样,守护我家小慕木的音乐梦想[捂眼][捂眼][捂眼]// @陈玘_CQTT:@周雨 @樊振东乒乓 @王皓乒乓 大家来品品八一小公主木木的音乐梦想[哈哈][哈哈][厉害]

当晚热搜一二名——

#守护周慕木的音乐梦想#

#守护许苦苦的木木梦想#

-tbc-

 

这一更是我(@逗比老干部) 负责。因为我自己的事情耽搁了很久,抱歉,久等了。

将近六千多,希望大家能够吃饱饱233333

大家晚安。

评论(31)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