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胖雨/ABO】爸比在哪里 09

他们属于自己,OOC属于我。

禁转出LOFTER,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评论,但不要出现在LOFTER以外的地方。


我( @逗比老干部 )和白菜太太(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的联文。

我们俩的顺序是,第一章是 @逗比老干部 ,第二章是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后面依次类推。

 

第九章

 

*

听到樊振东的话,原本轻拍着樊振东后背的手僵在半空中。

周雨从樊振东怀里推开,确认了樊振东没有在开玩笑之后,像是等待了很久,神情有些如释重负,冷静得出奇,干脆地点点头,虽说是反问,实际上是肯定的语气,皓哥跟你说了。

樊振东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这时候木木洗漱完,跑过来要樊振东抱,樊振东一边把她抱起,一边点头承认道,我昨晚去问了皓哥。

说完又亲了亲木木,语气宠溺得紧,问小家伙,我们小祖宗睡得好吗。周慕木咯咯地笑,也学着樊振东那样亲了亲樊振东的脸颊,用小手捂住嘴巴,靠到樊振东耳边,自以为小小声告状,爸爸还没睡醒,木木想叫醒爸爸,爸爸说爸爸睡得像只猪一样,叫不醒。

樊振东往上颠了颠周慕木,眉眼尽是笑意,看了一眼周雨,又转过头来问周慕木,故作轻松地逗着小家伙,那以后木木来叫醒爸爸好不好,可是抱着孩子的手,无意识的加重了力度。

周慕木今天又穿上了那条红色背带裙,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上面也按着当时樊振东那样挂着小熊猫,随着小家伙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可爱得紧,也刺眼得紧。

这让樊振东不由得心弦一动,看向了周雨,屏住呼吸,心脏扑通扑通的急急跳动着。

周慕木听到之后,求助般朝周雨看了过去,但看周雨神情冷淡得很,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像是没注意到自己,又瘪了瘪嘴,歪歪头,对着手指思索了几秒钟,像是解决了什么世界难题一样,咧开嘴笑,特别骄傲地神情,说好。

听到周慕木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大人都突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周雨看了看时间,往前走了一步,从樊振东手里接过孩子,恢复以往温暖的神态,亲了亲孩子,说,木木乖,我们要去吃早餐了。

 

*

接下来两个人神色都不太对劲,尤其樊振东。

一整天脸色都有些冷,也不像平时那样会和周围的人互动,因为昨天的事迷妹不太敢靠近,一直旁边窃窃私语,音量也逐渐拔高。

樊振东本来心情就有些烦闷,在回球过程中听到了几句不太好的话,猛地暴拧了一板,力度过大,直接打爆了球,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转过身去,脸上带着愠色——

你们能不能安静点。

一旁的迷妹被吓得立马噤声。

队员有些迷茫,王皓坐在裁判椅上,看了眼坐在观众席低着头不知道在哄着木木什么的周雨,还有闷头击球的樊振东,再看看球桌对面陪练得快要哭出声来的徐晨皓,估摸也猜出了些。

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招了招手让徐晨皓过来,自己接过他的球拍替了。

接下来的比赛,樊振东一局打得比一局狠,客队的对手也是特级球员,但硬是被樊振东无法还手。

下场的时候,樊振东意味不明地朝周雨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周雨心下一惊,忙低下头来装作给孩子整理衣服,木木则特别兴奋地冲着樊振东喊爸爸。

木木——

周雨刚想出声制止,但是耐不住樊振东听到小家伙呼喊之后,朝这边挥了挥手。

周雨叹了口气,也任由着木木了。

他头有些疼,他现在还有更棘手的事情——

樊振东问一个解释,他要给。

比赛结束之前,周雨带着孩子跟着八一队一块回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樊振东喊住了往前走的王皓,王皓转过头来,看着神情都不太对的两人,有些无奈地叹气,又折回来,把木木抱了起来,和颜悦色的逗着小家伙,说囡囡,爸爸们有点事情要处理,跟皓叔叔待一会儿好不好。

木木看着周雨,又看看樊振东,没有说话,但是嘴巴微微地瘪了下去。

王皓没有注意到,只是继续逗着孩子,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只剩下周雨和樊振东还站在房间门口,面对面的凝视着,樊振东的眸色越来越深,像是在酝酿着些什么,双唇紧紧抿着,神色莫测。

最后还是周雨先打破这氛围,指了指身后的房门,语气艰涩地说道,我们先进去吧,你想知道什么——

还没等周雨说完,伴随着一声刷卡声,周雨便被一股蛮力带着摔进床上,樊振东用大腿卡着他的双腿,双手也紧紧的禁锢着周雨的手腕,他尝试着挣脱,但发现动弹不得。

说吧,为什么当时跟我做完就跑,有了孩子也不告诉我。

为什么。

樊振东紧紧地盯着周雨,本以为周雨会别过头去,但没想到听到这句话之后,周雨反倒笑了起来,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反问了樊振东一句,你真的想知道吗。

樊振东被周雨的态度闹得有些急躁,他等待了那么久,等待到了三个人一家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他觉得他等不下去了,自己的耐心已经耗尽,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缘由。

胖儿,我不玩这个,你还记不记得。周雨一边微微蜷缩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故作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以前跟我们说,你不玩这个。

我喊林高远做老婆,你还记得你跟我说什么吗,雨哥,我不喜欢这样。

在八一认识你开始,看着你谈了初恋,你还唱过,你是我心爱的姑娘,我当时就想啊,那我这辈子真听不到你跟我唱这首歌了。

后来你长大了,有自己的小团体,身边也更多漂亮的小女孩了,每次跟你借手机,说是玩游戏,但总忍不住去看你的相册,相册里面不是我们的合照,就是那个漂亮女孩子的照片。

微博也是,点赞……评论……转发……

周雨想到当初自己拿着小号,一遍又一遍地搜索着他们之间的互动,明明越看越难受,却更是逼着自己看。

你可以为了她,甘愿放弃世界第一可爱的称号——

你知道我多羡慕吗。

她可以在聚光灯前毫不掩饰对你的欣赏和喜爱,媒体也大可以写成金童玉女,佳偶天成,可是我不行,最多就是兄弟之情,毫无竞争芥蒂的好兄弟。

你还记得有一次我们放假,那女孩子生日,你刚打完比赛回来,还没倒时差,直接马不停蹄去人家生日派对现场,还上了微博热搜——

那时候你还笑着把两人自拍的照片给我看,还问我,她是不是很漂亮,还跟我说她真的很惹人怜爱。

那条施华洛世奇的天鹅项链很漂亮,就像她那么漂亮。

我在陪你选礼物时候,我就想这么跟你说。

而且——周雨顿了顿,看着这些年来棱角更鲜明的樊振东,想举起手来触摸一下樊振东的脸庞,却发现自己被樊振东压着,动弹不得,眼圈微微泛酸。

你看,你那么好,大满贯荣誉加身,现役中最有能力冲击双满贯的你,国际乒联最有价值的球员,而我,年纪也大了,逐渐边缘了,曾经一只脚踩在主力层,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乒乓球,爱情,对我来说,全变成了无妄。

那一晚,也是我对前半辈子的告别。

周雨眨了眨眼睛,眼泪慢慢蓄满眼眶,一颗一颗的滑落到发鬓间,瞬而不见。

离开你以后,大家都说你很好,大赛夺金率最高,也开始有你的感情生活的新闻照片……照片中,你和她,笑得有多甜。

你的每一场比赛,每一次出席的活动,我都有关注,你的视频,在家里,也不知道抱着木木看了多少遍。

视频里……照片里的你看上去很好,众人追捧,一切都很光明,没有人能阻挡你前进。

而我只有木木。

告诉你……一点也不现实……宁可你抱怨我退役之后不和你联路,都不想让你觉得我恶心——

原来周雨还对樊振东抱着这种见不得人的心思啊。

周雨说到这里,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呼吸有些急促,大声地咳嗽,脸庞变得通红起来。

够了!

樊振东用了浑身的蛮力用力捶了床铺一拳,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周雨的一番话让他浑身都在发冷,就连牙齿都在打颤,樊振东的双眸不知道何时泛起了红丝,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周雨,你心怎么狠。

樊振东把周雨压倒在自己身下,俯下身在周雨耳旁,像说绵绵情话那般呢喃,但说出来的话却像刀剑般字字戳心。

你说是为我好,但实际上是为了你自己。樊振东眼神犀利,伸出手缓缓划过周雨的脸庞,声音很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为什么不问我呢。

我曾经很傻,以为你不喜欢我,他们跟我说,要让你觉得吃味,我才有希望。

可是那时候在我看来,你总是笑眯眯地,毫无芥蒂,还跟着他们起哄。

你说各位军嫂加油,那你知不知道,我心中认定的军嫂只有你一个人。

她很漂亮,但我并不心动,她的确喜欢我,但我并不喜欢她。周雨,我承认我很卑鄙,我利用了别人对自己的喜欢,自以为是刺激你,也许你就会注意到,原来我也长大了,或许你会看多我一眼,或许——

你会喜欢上我。

但我伤害了你。

那一晚你说是告别,那我呢,如果我不知道,是不是这辈子都只能抱着这个虚无的梦境了结。

我曾幻想过,如果你和我在一起……

但我看到了木木,你已经有了孩子,而我却还在原地苦等。

只剩下我一个人。

后来有了转机,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多感谢老天爷,感谢他让你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那时还想,这辈子我们可以没有孩子,有木木就足够,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足够。

如果我不追过来,你是不是这辈子就不告诉我,即使我找过别人,你也不吭一声。

周雨闭上眼睛,歪过脸去,心里溢出来的酸涩,再冷静现下已无法直视樊振东的眼神,他始终是懂樊振东的,一个眼神都能解读透彻到自己心酸,喉结上下滚动,语带哽咽——

对不起。

可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这是一部开不成功的学步车

备用学步车

 

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喟叹,周雨脱力地趴在樊振东的怀里,樊振东身上的汗珠黏黏的,让他有些不舒服地在樊振东怀里动了动,樊振东立马安抚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等到结束,周雨已经在樊振东怀里睡着了,樊振东看着鼻尖眼角还是微微泛红的爱人,低头吻了吻,便抱着周雨入睡,嘴角扬着——

你终于属于我了。

 

-tbc-

评论(29)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