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胖雨/ABO】爸比在哪里 06

他们属于自己,OOC属于我。

禁转出LOFTER,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评论,但不要出现在LOFTER以外的地方。


 @逗比老干部 和我(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的联文。

我们俩的顺序是,第一章是 @逗比老干部 ,第二章是我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后面依次类推。



第六章

1.

听到慕木稚嫩的话语后,不仅是樊振东和周雨,连带着其他人都愣住了,这怎么突然就从送奶糖变成了送周雨了呢,差别也太大了。

其实这么些年,樊振东说是完全绝了心思也不太可能,那么多年都被他放在心上的人,哪能说抹灭就抹灭。所以,就算后来联系不上周雨,樊振东也依然找了很多人打听过他的消息。

带回来的那么多消息里,没有哪一条说过周雨有孩子,因此在初听到慕木是周雨孩子的时候,樊振东有了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或许是周雨保护得太好了,所以樊振东在后来又问了很多江苏队的队员后,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慕木的存在,而且都很明确地告诉了樊振东,周雨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没有恋人。

知道了周雨没有恋人,那这个事情就好办了很多,他不在乎周雨和别人有过孩子,更何况他自己也很喜欢慕木,因此,樊振东暗暗下了决心,这一次,绝对不会放周雨走,死缠烂打都得追到人!

因此,在最初的愣神过后,樊振东在周雨往后抽离的时候一把握紧了他的手,说道“既然木木把爸爸送给我,那我就收下了。”

说完,紧紧地盯住了周雨的眼睛,想看看他的表情。

周雨在他握紧以后,尴尬地低头,却在他这么说的时候,悄悄红了耳朵尖,说:“快放开,别闹了,小孩子的玩笑话而已。”

 

樊振东一看就知道自己有希望,更不肯放了,还问慕木:“爸爸说木木是开玩笑的,是吗?”

本来还不太清楚状况的小姑娘一听这话,不开心了,爸爸不相信他,于是她赶紧抓住周雨的衣角,异常认真地对周雨说:“爸爸,我真的把你送给小胖叔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雨还没回答,那边方博就爆发出一阵笑声,他捂着肚子,毫无歉疚地看着周雨,“对,对不住,实在是太,太好笑了……”

方博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又笑开了:“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弹幕里,都听到了,问是不是木木把周雨送给小胖了。”

听到方博这么问,樊振东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后,随口回答道:“是呀。”想了想,又嘟囔了一句:“本来就是我的。”

周雨离得近,听清樊振东那句话后,立刻甩开了他的手,耳朵尖越来越红了。樊振东看了看自己空落落的手心,虚虚地握了握,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急。

陈玘好不容易从呆掉的状态中回神,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周雨,打了个圆场:“小孩子的想法都比较天马行空,这人哪能随便送给另一个人啊。”

“可以呀,我就把爸爸送给小胖叔叔了呀。”慕木眨着大眼睛,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给了陈玘多么沉重的打击。

好了,这下陈玘真的是完全呆掉了。

 

最后还是许昕出来收了场,招呼着吃饭,才总算是把这个话题给过了。

喂了会儿菜,大概估算了一下小朋友的食量,樊振东伸手摸了摸慕木的肚子,问道:“慕木吃饱了没有?”

“没有~~~”甜甜的奶音拖着调子回答道。

没有?!樊振东想了一下刚才慕木吃下去的东西,询问地看向了周雨。

“吃饱了,撒娇呢。”女儿的套路,周雨已经十分熟悉了,要是没吃饱,哪还有心情回答,老早就“啊~啊~”地张着嘴要吃了。

“小坏蛋。”樊振东刮了下慕木的鼻子,故意笑她,“那小坏蛋是爸爸的吗?”

慕木虽然不知道小坏蛋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是在说她,她当然是爸爸的啦,想都没想,慕木小姑娘就用力点了点头,脆生生回:“是呀。”

“那刚才你把爸爸送给了我,现在爸爸是我的了,那你是不是呀?”樊振东刻意绕了个圈儿,想看看慕木能不能反应过来。

陈玘一听,嘿,这小子脑筋还挺好使,给了王皓一个颜色,想让他出来拦一拦,结果眼神儿是接收到了,可王皓看了一眼就继续埋头苦吃了,笑话,现在不吃,等下小胖开吃了还能有剩?

 

桌子另一侧,许昕喂着苦苦吃饭,苦苦是左晃一下,又左晃一下,拼了命地伸出短胳膊去够慕木,可中间坐了个樊振东,哪能让这小子碰到慕木,特意把慕木拉远了。

要说真的在关注直播的,也就方博了。方博一个人对着镜头说得起劲,听到樊振东这么问慕木以后,立刻把镜头对准了樊振东,说:“看看你们的东哥,这吹皮能力,厉害了啊,雨的胖儿~”

“博哥,你还会不会说话了,什么雨的胖!”周雨一听方博这满嘴跑火车的功力,只想让他赶紧闭嘴。

“嗨呀,说错话了,胖的雨,哈哈哈哈哈哈……”被自己的笑话逗笑得方博,带着整个画面都抖得不行。

慕木完全没被其他人影响,思考了半天,拉了拉樊振东的袖口:“我是爸爸的女儿,爸爸现在是你的,所以我也是小胖叔叔的女儿啦~”

慕木说完,被自己的逻辑惊呆了,简直小神童,点个赞。

神TM逻辑。

周雨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儿,只觉得刚才吃下去的不是菜,而是一大把冰块,凉到了心底,本来瞒得好好的秘密,就这么给女儿轻而易举说了出来。

“不对不对,我不要叫小胖叔叔了,是爸爸~”慕木晃着樊振东的袖口,又喊了一声“爸爸”。

要说周雨那边是吃了冰块,那樊振东绝对是喝了一大碗热汤,心里熨帖到不行,赶紧应声:“诶,我的小祖宗诶。”

说着,把坐在宝宝椅里的慕木抱到自己身上,想了想,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慕木开心地挥了挥手,指着周雨说:“我是爸爸的小祖宗,那爸爸就是爸爸的大祖宗。”

语不惊人死不休,不要说陈玘了,这回连许昕都呆掉了。

整个席间,只剩下了方博的“哈哈哈哈哈哈”声。

 

王皓后知后觉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诡异的气愤,脸红透了的周雨,满面红光春风得意的樊振东,目瞪口呆的许昕,不明所以还在努力往左晃的苦苦,还有笑倒在许昕身上的方博,最后,就是自己身边这个一脸呆逼样的陈玘。

啧啧啧,搞事不如吃饭。

周雨被女儿的话弄得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说话,女儿就成了樊振东的,可说了话,又等于认同了自己是樊振东的,进退两难间,那边的苦苦也说话了。

“我是宝宝的苦苦,也就是胖叔叔和雨叔叔的苦苦,以后也要叫爸爸,胖爸爸,雨爸爸好。”

神TM爸爸,许昕一把抱出坐在宝宝椅里的苦苦,塞到了方博手里,那速度快得,简直就跟樊振东和周雨真要去抢苦苦一样。

方博的“哈哈”声还没出口,就梗在了喉咙口,儿子都差点成别人的了。

直播弹幕里一水的,哈哈党,满屏幕的哈哈哈刷得方博连自己都快看不见了。

这次轮到周雨笑了,他往椅背后面一靠,看着方博手里的苦苦,说:“哈哈哈哈哈,博哥,你儿子以后是我的了,跟你没关系了。”

“什什什么就跟我没关系了。”方博一急就容易结巴,求救似的看着许昕,生怕周雨真抢了他儿子,慕木是儿媳妇没错,但他还不想儿子倒插门。

许昕摸了摸方博的背,看了眼樊振东后才看向周雨:“我儿子说的是你和小胖,可不只是你。”

“是呀,雨哥是我的,你把苦苦给我们俩吧。”周雨面皮薄,哪经得起许昕这么说,樊振东立刻替他怼了回去。

说着把怀里的慕木塞给了周雨,起身佯装去抱苦苦。

方博往后挪了挪,哪知道苦苦这破孩子一点儿不能理解他爸爸的心,还往樊振东那儿伸手,樊振东见苦苦真要他抱,赶紧缩回了手,开玩笑,他一点也不想这小子拐跑他闺女。

 

最后实在是害怕几个人越说越离谱,陈玘动手关了直播。

这顿饭,也就王皓和慕木吃得肚皮滚圆,陈玘摸了摸王皓的肚子,说道:“乐乐,要说没心没肺,你要说你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你要真想给我生一个,我也不反对,就是咱能少吃点了吗?”

“嘿,我说陈玘,你现在是不是还敢嫌弃我胖了?!我没那功能,要生你去生去,走开走开走开。”

两个人吵着嘴,陈玘赶紧编辑了个微信给周雨发过去,揽着王皓离开了。

周雨跟在樊振东和慕木后边儿,感觉到了手机的震感后,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玘哥给他发的消息,上面就三个字:

把持住。

 

2.

认了樊振东这个爸爸,周雨不好不让他见慕木,再加上慕木只要一天没看到樊振东,就要跟他闹腾,因此周雨也是被女儿“半逼”着跟樊振东发着微信,还经常视频。

因为乒超比较忙,樊振东也是到处飞,周雨自己也有要带的队员,不可能去跟着八一跑,因此两人见面时间少了,可视频却几乎是天天晚上都会有。

慕木这个扰人精,只要一到晚上,洗完澡一上床,就开始爸爸爸爸地喊周雨,要是周雨故意不理,她就穿着小拖鞋,抱住周雨的腿,奶声奶气地撒娇:“爸爸,我想爸爸了,我要看爸爸。”

“爸爸不就在这里,还看什么呀?”周雨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逗着女儿玩。

“不是爸爸,是爸爸,哎呀,是想爸爸。”慕木哪儿能知道周雨在逗她,急得眼泪直接跑了出来,“呜呜呜呜,要爸爸,爸爸坏,要爸爸抱。”

周雨当然知道慕木是想要樊振东抱,但他就是不理会,直到底下小娃娃的哭声越来越响,那边的樊振东也总算回了信息的时候,周雨才打开了视频,把镜头对着慕木。

“看看你女儿。”

樊振东一打开视频就看到那边哭得脸通红的慕木,当下心疼得要命,赶紧问:“木木怎么了?啊?是不是磕着了,还是饿了呀?”

“爸爸坏,坏。”慕木一边呜咽,一边还跟那边的樊振东告状,“有这么这么这么多!”边说边比划,画了个大圆。

“去找你爸爸吧。”周雨把手机往慕木手里一塞。

“爸爸怎么你了?”樊振东好奇,按说周雨是不会就这么放任慕木哭的,怎么这次一反常态,不仅不哄,还在逗她。

 

慕木一听樊振东问了,来劲儿了,声泪俱下地控诉:“爸爸,嗝,爸爸不给看爸爸。”

周雨一听慕木这么打哭嗝,就知道再逗就要哭得停不下来了,赶紧抱起来:“别哭了,这不是都给你看爸爸了吗?”

慕木再看一眼屏幕里的樊振东,咧开嘴笑了:“对,爸爸。”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周雨一抱起来,慕木就立刻收了眼泪。接过慕木手里的手机,给她举高了一点,但依然没把自己照进去。

“雨哥,别光拍木木,我想看看你。”那头的樊振东看着屏幕上只有身子的周雨,催促道。

周雨不是方博,对于这种话,免疫力高多了:“不想看女儿,我就把视频关了。”

也是,这话樊振东每天都说一遍,周雨从一开始的面红耳赤,到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地推回去也是经过了好一段时间的。

“对了,雨哥,慕木怎么你了?”聊到中途,樊振东突然问道。

周雨把镜头向后一转:“自己看看你女儿干得好事儿。”

客厅里一片狼藉,撕碎的纸片,纸巾,五颜六色的画笔,玩具,原本白皙的墙上现在全都变成了彩色。

“爸爸,我在教一一他们认字。”慕木认真地说,还指了指地上排排坐的那堆毛绒玩具。一到十,是慕木自己给玩具起的名字。

“慕木真棒。”粉丝有粉丝滤镜,那对于慕木,樊振东自然也有爸爸滤镜,凡是女儿做的,都是好的。

“你还夸她,下次能把家拆了。”周雨在镜头后翻了个白眼,对于樊振东这种闭眼吹也是相当服气。

 “爸爸,爸爸。”前一声是叫樊振东,后一声是叫周雨,两人同时应了,周雨才惊觉,什么时候他们竟然这么自然了。

自然地说爸爸,自然地说你女儿怎么样,自然地,就好像真的是一家人。

 

15号的比赛在大连,八一主场,周雨想了挺久,还是决定带慕木去看看,毕竟慕木已经很久没见着樊振东了,天天在家里念叨,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没找皓哥要票,周雨还是自己蹲点抢的票,没有犹豫地就选择了最前排,毕竟慕木是肯定要缠着樊振东的,买得太后面,慕木又得闹了。

这事儿本来周雨是打算14号到了场地再跟樊振东说的,哪晓得慕木这个小叛徒,当场就招供了:“爸爸,我和爸爸要去看你了,你要加油哦。”

“雨哥,你人来就行,酒店我给你订好了,机票我也买了,等下发给你。”以前总是队里后勤给订票,因此樊振东一说,那边就给周雨麻利地订好了。

“你这行动力也太……”周雨没说下去,其实他也是想他的。

于是,本来14号才出发的周雨,12号就从江苏飞到了大连。

坐在饭店里的时候,周雨还在寻思,怎么樊振东说,他就照着做了呢,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可看着身边的女儿正兴奋地跟樊振东说着话,他时不时地喂女儿吃口菜,还不忘了给周雨夹一筷子,都让周雨心情出奇的好。

因为太兴奋,慕木在飞机上几乎是眼都没闭,刚吃几口就困得头一点一点,樊振东把她哄睡了,放在包厢里的沙发上,盖好衣服后,才回到了座位上。

“睡了。”

 

“你也赶紧吃吧,菜都快冷了,哄她半天了。”周雨将自己剔好骨头的一碟子鱼肉放到樊振东面前,又开始剥虾。

“赶紧吃啊。”周雨催着半天没动筷子的樊振东,“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吃鱼的吗?”

樊振东拿起筷子,又放下,突然喊道:“小雨。”

“恩?”周雨还在跟面前的虾做奋斗,剥一个蘸点醋放到樊振东碗里。

“我喜欢你,我想追你。”

啪嗒,刚剥好的虾整个掉进了醋里,溅起的醋汁儿在白色的餐布上尤其明显。周雨用筷子夹起掉在醋里的虾,放到自己嘴里吃掉了。

“别闹了。”

“22岁的时候你说我不懂,难道26岁了我还不懂吗?”樊振东抓住周雨的手腕,“周雨,我要说多少次我喜欢你,你才会相信?”

“我……”周雨话还没说完,鼻尖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雪碧味,清爽,还带着气泡,刺激得周雨整个人都一抖,脖颈后的标记隐隐作痛。

周雨就好像被雪碧从头到脚浇了一遍似的,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透心凉,心飞扬”的雪碧味,慢慢地,从周雨身上也飘出了浅淡的红酒味,两者中和起来,醉人心扉。

醉没醉到别人,周雨是不知道,但是被樊振东的信息素彻底压制住的周雨,慌得不行。

“小雨?”樊振东晃了晃抓在手里的手腕,另一只手在周雨眼前晃。

“随,随便你。”周雨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能胡乱地点了点头,回了一句。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樊振东满意地放开了周雨的手,原本死死压着周雨的信息素在一瞬间如退潮般褪去。

拿起筷子,樊振东飞快地吃掉了周雨弄好的鱼肉,和剥好的虾仁。

“雨哥,在剥点吧?”故意耷拉下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周雨,本来脑子就没反应过来的周雨看着樊振东和慕木如出一辙的可怜样,下意识地就又开始剥虾。

剥了一个,才发现不对劲:“什么就我答应了?”

“追你呀。”樊振东笑眯眯地凑过去叼走周雨手里的虾,“还是蘸醋好吃。”

 

3.

比赛前一天的训练,周雨在酒店里折腾好了慕木,并且跟小姑娘约法三章说好了才带了出来。

约法三章第一条:不要哭

约法三章第二条:不要当众喊樊振东爸爸

约法三章第三条:不吃零食

小姑娘一听还能看见樊振东,只要周雨说,哪儿有不答应的,只管点头就是了。

等到了训练场地,发现八一的队员都还没有来,周雨也就没往上凑,远远地抱着慕木坐在后面。

“爸爸,爸爸怎么还不来?”慕木咬着手指,左顾右盼地在找樊振东。

周雨摸了摸慕木的脑袋,说:“一会儿就来了。”

“哦。”慕木扭着身子要从周雨身上下来,等爬下来了就指着下面那一群粉丝们,问周雨,“爸爸,那些阿姨是什么?”

“是人啊~”周雨最近逗慕木还挺上瘾,只要是能曲解的都曲解掉,特别喜欢看慕木着急地样子。

果然慕木急起来了,摆着手说:“不是不是,阿姨,恩……”

“阿姨是爸爸还有爸爸的队友的粉丝。”周雨把慕木往身前拉了拉,把从包里拿出来的奶瓶递给她,“要喝的话自己开。”

慕木两只手抱住奶瓶,点点头,问道:“我想下去玩儿。”

周雨给她理了理衣服,体育馆比较封闭,应该没什么问题,再加上也都是八一的粉丝,就放慕木下去了。

 

慕木一挤进粉丝堆里,立刻就有人认出来这是上次樊振东抱在手里的娃娃,刚想围过去,就看到八一队进来了。

呼啦一声,慕木身边的那群阿姨“唰”得就散开了,她被这样的情况搞得有些懵,但也看到了那边爸爸的身影,牢记周雨说的不能叫爸爸,于是慕木“啊,啊”地迈着短腿也跟着跑了过去。

还没等慕木钻进人群,那边八一就已经换好衣服准备训练了。

因此慕木到了场边的时候,就看到樊振东已经在热身了,她也知道一旦爸爸开始这些动作,就意味着她不能去找爸爸了,噘着嘴,慕木小姑娘特别不开心地往回走。

结果走到一半,就被粉丝们手幅上的樊振东吸引了,“啊!”慕木指着樊振东的照片,冲着拿手幅的粉丝叫了一声。

“哎呀,那天东哥抱手上的女孩子。”粉丝很快就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慕木身上,有个比较胆大的粉丝,蹲在慕木身前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呀?”

“木木呀。”慕木紧盯着那张手幅不放,上面有爸爸。

粉丝自然也注意到了慕木的眼神,笑着把手里的手幅递给她,问道:“那木木也是来看东哥比赛的吗?”

“东东?”慕木没听清阿姨的话,高兴地拿着手幅左右挥着。

“不是东东,是他。”粉丝指了指手幅上樊振东的照片。

慕木用力点了点头,是来看爸爸的。

 

“哎呀,好可爱。”

“好萌。”

“诶,你有没有觉得长得和东哥有点像?”

“还真有点。”

“不会真是东哥孩子吧?”

“要真是东哥孩子,东哥能这么抱出来,还放在这儿给我们看啊。”

“说的也是。”

“眼睛好大,好可爱,好想抱回家。”

“这好像是雨哥孩子吧?雨哥也来了?”

“雨哥是谁?”

“天哪,周雨真的来看八一比赛了吗?在哪儿呢?”

七嘴八舌说了半天,看着专心致志玩手幅的慕木,离得最近的粉丝打开了手机,指着手机里存着的樊振东和周雨的合照,问道:“木木呀,你看这个是谁呀?”

“爸爸。”慕木看了一眼,立刻大声回答道,两个爸爸。

“那旁边这个呢?”粉丝指了指樊振东,继续问道。

慕木皱了皱眉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爸爸说不能叫爸爸,可是阿姨又问爸爸,但是爸爸还说别人问她要回答,她又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是,就是,恩。”慕木就是了半天,最后就恩了一下。

看着她纠结的小模样,把身边的阿姨粉们萌了个彻底,“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对着慕木不断响起。

本来就很纠结的慕木,再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么多陌生人,还有人拿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对着她,饶是她胆子再大,这会儿也有点撑不住了。

先是眼眶红,然后想起了爸爸说的不能哭,使劲憋住了,但不管粉丝们再怎么逗,都不肯说话了。

那边在热身的徐晨皓,当然也发现了慕木,他倒是没想过是不是樊振东孩子,就单纯觉得周雨女儿可爱,也跑过来凑热闹。

 

“木木,还记不记得大番叔叔呀?”徐晨皓手里拿了颗粉丝送的奶糖,在慕木眼前晃。

小姑娘的记忆睡一觉,就全忘光了,哪儿还记得眼前这个人,但是她觉得这个叔叔跟爸爸穿一样的衣服,应该是好人,就点了点头。

“那木木要吃奶糖吗?”徐晨皓摊开手心里的糖,“叔叔给你剥好不好?”

“不要,爸爸剥。”慕木看了眼远处的樊振东,发现他一直没注意到自己,再加上还有一群粉丝围着,慕木的脾气就上来了。

“叔叔剥一样的呀。”徐晨皓刚准备动手剥奶糖纸,就发现慕木的眼眶越来越红,然后“哇”得哭了出来。

“不要,爸爸剥,爸爸剥。呜呜呜呜——”慕木扯开嗓子开始喊,她从刚才开始就憋了很久了,现在等于是找到了释放点,立刻哭了出来。

徐晨皓被小姑娘的这一招惊呆了,傻在原地也不知道干什么好,他从来没有哄小孩子的经验,而且这看起来好像还是被他弄哭的。

想去抱慕木,可慕木死活都不肯,依旧在哭,哭得小身子一抖一抖,好不可怜。

还是周围粉丝有办法,立刻从送给队员们的包里掏出了AD钙奶,递给了徐晨皓,让他给慕木。

徐晨皓也顾不上问了,赶紧插上吸管,送到慕木嘴边:“喝这个好不好?”

慕木马上停止了哭声,开始喝饮料,喝了一会儿,徐晨皓问身边的粉丝:“这个是不是不能多喝啊?”

“恩,差不多了。”旁边有当妈妈的粉丝赶紧回答。

收回了瓶子,徐晨皓看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慕木,松了口气,捏着手里的糖准备回去训练了,慕木太可怕,还是训练好啊。

“那叔叔把糖带回家了啊。”临走,还不忘跟慕木说一声。

 

慕木这下情绪整个崩溃了,一手抓着奶瓶,一手抓着横幅,又开始哭了:“呜呜呜呜——爸爸抱,我要爸爸抱。”

徐晨皓完全没想到他那一句话威力能有这么大,赶紧把手里的奶糖送给慕木,但慕木完全不理会,更生气了,嗓门也变大了:“爸爸抱,呜呜呜呜——爸爸抱。”

“雨哥呢?谁刚刚看见雨哥了?”徐晨皓手足无措的问周围的粉丝,早知道他就应该好好训练。

“好像在那边。”有个粉丝指了指远处的坐席。

徐晨皓擦了擦脑门上的虚汗,说:“赶紧叫人去喊一下,就说慕木哭着要爸爸。”

“过来了。”

这边的动静闹得本来在看樊振东训练的周雨都不得不走了下来,看着哭到打嗝的慕木,伸手想去抱。

哪知道慕木小姑娘一点不给面子,使劲推着周雨:“不要,不要。爸爸抱,我要爸爸抱。”

周雨也不好强硬地把慕木抱起来,只能蹲下身去哄她:“爸爸抱你好不好?”

“不好,爸爸抱。”慕木哭得不停打嗝,根本不听周雨的。

“雨哥,这……”徐晨皓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连周雨都不给,还有谁能抱啊?

“没事儿,她闹脾气了。”周雨看着哭得又咳嗽,又打哭嗝的慕木,头疼得不行。

徐晨皓想了想,估计是因为没吃到奶糖,就把手里的奶糖送到了慕木眼前,慕木生气地用抓着横幅的手打开了徐晨皓,凶得不行。

本来周雨还耐着性子哄慕木,被她的动作也弄得有些生气,语气也重了:“木木,爸爸以前怎么告诉你的。”

“爸爸抱,抱。”

“爸爸在训练,在练球,一会儿抱你。”

“不要,不要,爸爸抱。”

“爸爸没时间抱你。”

 

听到周雨这么说,慕木更崩溃了,哭到后头就有了干呕的趋势,周雨生怕她当场呕出来,赶紧把她圈过来,哄:“这样,你给爸爸数,还有100个球,爸爸就过来抱你好吗?”

“来,1,2,3……”

慕木忍住眼泪,开始跟着周雨数,看着樊振东一来一往地和对面的人对拉。

“21,22,……”

“呜呜呜呜——”

“忍住!还有一点点爸爸就来抱你了。”

“45,46……”

周围的粉丝被这一幕惊呆了,更何况周雨和慕木对着的方向很明显就是樊振东,而且数的也是樊振东在打的球,可慕木叫的是,爸爸?

粉丝们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还没数到100,樊振东就走过来了,本来哭声渐弱的慕木,一看到樊振东,立刻跑过去抱住腿,委屈地大哭。

樊振东抱起慕木,拍抚着她的背,扫视了一下安静如鸡的粉丝群,紧皱眉头,说:

“你们,差不多行了啊。”

“爸爸,爸爸,爸爸。”慕木特别委屈地叫樊振东,小手搂脖子搂得死紧。

“好了,爸爸在,不哭了。”樊振东被慕木的哭声弄得心疼到不行,难得看见小姑娘哭得这么伤心。

“爸爸坏,爸爸凶。”小姑娘从来不忘跟樊振东告周雨的状。

周雨耸了耸肩,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慕木的背:“对,就你爸爸好。”

樊振东空出一只手揽了揽周雨的肩:“你最好。”

粉丝们:喵喵喵?这咋还一言不合就喂狗粮呢?!!!!!!!


------------------------

两章的分量了,该交代的都在这一章里交代了

这一章为什么会这么放飞我也不知道,写到一半突然连文风都改变了

另,木木一直都是助攻小能手,抱住胖儿就不带撒手的

至于为什么都叫爸爸,纯粹我的恶趣味

233333333333

评论(62)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