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胖雨/ABO】爸比在哪里 05

他们属于自己,OOC属于我。

禁转出LOFTER,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评论,但不要出现在LOFTER以外的地方。


 我@逗比老干部 和(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的联文。

我们俩的顺序是,第一章是 @逗比老干部 ,第二章是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后面依次类推。

 

第五章

樊振东觉得自己突然走进了一个怪圈。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直以来都被隔绝在一个圈子之外,别人都知道周雨过得不错,还有个可爱的小女儿,而自己却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

方博说,木木你怎么就不记得送你这么多次玩具的方博叔叔呢。

王皓说,我们家囡囡真乖。

他想要一个解释,但显然王皓早已想好了对策,坦坦荡荡地承认自己跟周慕木很亲,同时也打太极搪塞了过去,说你知道你皓哥从来都不八卦的。

周慕木被王皓抱在大腿上坐着,低着头玩着手指,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什么,突然抬头冲樊振东笑了笑,甜甜地喊了一声,小胖叔叔。

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眼里只有毫不掩饰干净的喜爱与崇拜,笑起来的嘴角的弧度,和脸颊深深地梨涡。

就像那个人,以前每次自己比赛结束下场都冲自己笑的甜甜的,一定要和自己对视,毫不吝啬赞美之词,说我们的胖儿最棒了。

樊振东勉强笑笑,拿起行李箱里换洗的干净衣物走了出去。最后一场有尹航也不用担心,王皓低头把玩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发着微信,等到樊振东的身影消失在紧急出口之后,王皓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也恹恹地趴在他身上玩着手指的木木,叹了口气。

 

这种不美妙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比赛结束接受采访。

一向在镜头前态度温和,几乎是有问必答的樊振东今晚全程黑脸,少言寡语,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态度,隐隐抑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不过也不是八一的主场,记者问了几个常规的问题,也就放过了樊振东。

樊振东正走到出口阴影处,就被许昕给搂着脖子,许昕笑嘻嘻地说,胖啊,别走那么快,咱们待会去吃顿饭,皓哥刚刚说了,让你跟我们在这儿等一等。

樊振东现在心里烦得很,正想挣脱许昕,还没说出推辞的话呢,就听到一声熟悉的清脆的童声在身旁——

小胖叔叔。

樊振东微微侧过身去,这才发现周雨正抱着周慕木站在他对面,周慕木眼睛睁得圆圆的,骨碌骨碌转着看着他,还挥着手上的奶瓶指着自己,生怕自己看不见他,半个身子都往前倾过去了。

周雨看周慕木这恨不得往樊振东身上黏,心里酸酸的,但还是怕她摔倒在地上,手臂把她往回抱了一些,把奶嘴伸到她嘴边,说我的祖宗哟,待会还有好长时间呢,别又哭着喊饿了呀。

我不是祖宗,我是小胖叔叔的小祖宗。小家伙特别大声地反驳,撅起嘴愣是不愿意接过奶瓶。本来正和方博发微信的许昕一听也被逗乐了,说,周雨,你这女儿还成胖儿的小祖宗啦。

周雨好气又好笑,可他顾不上回答许昕,因为自从樊振东来了之后,小家伙就一个劲地要往樊振东那儿去,想哄她喝牛奶转移注意力都不行,哇哇大叫,嗓门大得很。

还是我来吧。

樊振东走了过去,把周慕木接了过去抱着,然后耐心地举着奶瓶哄小家伙。原本哇哇大叫的小家伙也立马变得乖巧的很,津津有味地喝着牛奶。周雨看小家伙越喝越快,担心她呛到,一边拍着小家伙的后背一边轻声细语让小家伙喝慢一些。

樊振东还是小心翼翼地护着孩子,目光却投射到低着头哄着孩子的周雨,不觉间脸上的不快也慢慢消散过去。

原本聊着微信的许昕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页面切换到了静音拍摄,拍完把手机放回口袋里,顺带伸出手指在嘴前,示意想找樊振东签名的迷妹别打扰他们。

 

当许昕一群人踏入包厢时候,就看到三个老大哥拿着自拍杆笑嘻嘻地在直播。

陈玘坐在中间举着自拍杆嚷嚷着让自己拿自拍杆下次记得送他跑车,王皓笑嘻嘻地剥着橘子冲着镜头说你们看玘子多闷骚,邱贻可则抱着许苦苦,逗着许苦苦说,苦苦呀你要送你邱叔叔跑车吗。

陈玘眼尖着呢,一看他们进来,立马把镜头转了过来,特别专业的说,来,给你们看看,是谁来了。

你们来了啊。方博正巧从洗手间回来,看到他们全站在门口堵着,便推着他们进去坐下,还朝许苦苦说,儿子,你看谁来了。

宝宝!

许苦苦特别高兴,立马拽着自己的小书包噔噔噔地冲到周雨那儿,抱着周雨的腿,眼睛眨巴眨巴地,特别兴奋地伸出手,踮脚想和周慕木牵手,宝宝宝宝地喊个不停。

樊振东忍不住冲周雨挑挑眉毛,但看周雨毫无波动的神态,就知道这小子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厉害了,昕哥博哥,泡妞要从娃娃抓起啊。樊振东看一脸紧张看着这边的方博,以及优哉游哉玩着手机的许昕,心里想着,慢慢就有些酸溜溜地想,早知道就暴扣上海队多几个球。

 

来来来,给你们看看,我们的新科大满贯樊振东哈,旁边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同事周雨。陈玘插到他们中间,抱起许苦苦,继续介绍,还有周雨的宝贝女儿,也是我的干女儿,许苦苦的宝宝,周慕木,木木。

弹幕一下子又刷了上千上万条。

 

玘哥你又乱点鸳鸯谱了,慕木才多大啊。周雨一边笑着对着镜头打招呼,一边拒绝道,我还不想我女儿这么快被拐了啊,博哥你看着点苦苦。

周雨,我家苦苦可喜欢木木了,儿子,快,给你周雨叔叔看看,你带了什么给木木。

许苦苦得令,立马从小书包里掏出了一袋糖,周慕木一看,笑的眉眼弯弯的——

大白兔。

樊振东在旁边,看着周雨看似恶狠狠其实一点力气也没使,捏了捏周慕木的鼻子,无奈又宠溺的说,木木你啊,小吃货,一袋大白兔奶糖就跟人走了,你爹我真伤心。

樊振东十分赞同,并在旁边帮腔,应该最少来三包。

惹得周雨立马给他翻了个白眼。

他低下头,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但是眼里还是有一抹抹不开的苦涩。

 

周慕木本来就喝饱了才过来的,在饭桌上也坐不住,周雨索性就让两孩子一块在包厢里玩耍。樊振东倒是担心周慕木吃不饱,还主动夹了些菜过去喂小家伙。

周慕木手里攥着几颗大白兔奶糖,小孩子显然对樊振东的熊猫挂饰很感兴趣,许苦苦在一旁一直叽叽咋咋说个不停,周慕木还是头也不抬的玩着熊猫挂饰。樊振东看着两个孩子,笑了笑,便蹲在周慕木面前。

木木很喜欢这个挂饰吗。

樊振东一边夹起菜喂着周慕木,一边笑眯眯地问小孩。周慕木捏着熊猫玩偶,点点头,腮帮子因为咀嚼一鼓一鼓的,像小松鼠一样,可爱极了。吞下去之后点头,指着玩偶说,像小胖叔叔,可爱。

樊振东听到回答,面上的笑容僵了僵,摸了摸周慕木的小脑袋。周慕木今天穿了背带裙,红色的小背带,白色的小T恤,可爱极了。就像自己看过的那张照片,小时候穿着红色背带裤的周雨那般可爱。

那,木木喜欢叔叔吗。

樊振东轻声问道,把摘下来的熊猫玩偶挂在小家伙的背带裙扣子上,动作放缓又虔诚。

 

木木你们在干什么啊。

周雨怕有什么突发事件,也走了过来,看到周慕木裙子上挂着的小熊猫,满脸怔然,这小熊猫怎么……

我送给木木了,她说喜欢,我就送给她了。

樊振东也站了起来,看着周雨,目光毫不躲闪,淡淡地解释,想想也是缘分,这熊猫玩偶是雨哥你送我的,现在我送给木木,也算是缘分一场了吧。

我还蛮喜欢木木的,不是因为这是雨哥的孩子,而是我真的喜欢这个孩子,总觉得看到木木,就像以前看到雨哥那样,很踏实很开心。

不要拒绝我,雨哥。

最后这句话说的很轻很轻,却带着很重很重的请求。

胖儿……

樊振东只是淡淡的笑着,不说话,眼睛却深邃地让周雨捉摸不透。

那里面的深情,哀伤,都让周雨觉得招架不住。

 

周雨低下头,看着紧张兮兮抬着头看他们两个大人的周慕木,抿抿嘴算是笑了笑,摸摸周慕木的脑袋,安抚她,轻声说,木木,小胖叔叔送你他最喜欢的玩偶了,你要怎么谢他呀。

周慕木看了看樊振东,又看了看手上攥着的两颗大白兔奶糖,犹犹豫豫地,想把大白兔奶糖递过去,樊振东正准备接过去,谁料孩子却突然收回了手,一把抓住周雨的手,交到樊振东手上。

木木……?

樊振东和周雨都怔住了,维持着两只手相握着的姿势,看着周慕木——

爸爸说,周慕木奶声奶气地说着,别人送木木很贵重的东西,是别人最喜欢的东西,木木也要送给别人木木最喜欢的东西。

小胖叔叔把最喜欢的小熊猫给了木木,木木本来想给大白兔,可是木木最喜欢爸爸——

小胖叔叔,我把爸爸送给你。

 

-tbc-

评论(55)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