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胖雨/ABO】爸比在哪里 02

他们属于自己,OOC属于我。

禁转出LOFTER,就算是评价也不行!

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下评论,私信也行,但不要出现在别的地方。


 @逗比老干部 和我(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的联文。

我们俩的顺序是,第一章是 @逗比老干部 ,第二章是我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后面依次类推。


第二章

樊振东以为下午龙队估计就会把孩子接走了,没想到小姑娘抱着自己的脖子愣是不肯从他身上下来。

“木木乖,叔叔要训练,你在旁边看着好不好?”樊振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孩子心软得不行,声音轻柔的都不像平时的他了。

周慕木在樊振东脖颈里蹭了又蹭,才终于点了点头:“但是我想在叔叔旁边可以吗?”

被那么一双水灵的眼睛注视的樊振东哪儿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虽然仅仅只相处了半天时间,他已经放不下这孩子了。

下午的训练场上,樊振东的比赛几乎引来了全队的围观,马龙对此也只能无奈地叹气,木木人气太高了,再说这些队员都是以学习为名目围在小胖球台边,他还真的是找不到话说,算了,小胖儿的比赛确实质量挺高,多让年轻队员学习学习也挺好。

马龙坐在裁判桌后,怀里坐着十分不安分的慕木小姑娘。虽说是个女孩儿,不过中气还挺足的,马龙在听到慕木的加油声时这么想着。

“小胖叔叔,加油!”慕木小姑娘挥舞着手臂,用奶气的声音拼命替樊振东加油。

在慕木第三次打到马龙之后,马龙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把在自己身上拼命扭动的慕木给放了下来,另外给找了张小板凳坐着。

虽说慕木年纪小,但是那个加油的架势气势十足,樊振东一得分就大喊一声“漂亮”,然后举着紧握成小拳头的双手站立起来,像模像样地鼓个掌。

旁边的队员们都笑疯了,这跟刘指一模一样的加油姿势,一看就是国乒遗传,尤其是那么点大的小姑娘,穿着队服坐在小板凳上一脸严肃,简直就跟赛场上坐了个小指导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慕木的加油声,樊振东下午的比赛打得非常凶,压制得对面毫无还手之力。

 

等樊振东赢下比赛,慕木第一时间跑上去又是递毛巾,又是递水,跟个小迷妹似的。马龙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调侃道:“胖儿,你这一场比赛下来,就多了个小粉丝啊。”

樊振东接过毛巾擦了擦汗,也笑了:“不是小粉丝,是多了个小祖宗。”说着,就蹲下身子摸了摸慕木的头,“是吧,小祖宗。”

“是!”小胖叔叔说的都对,慕木想都没想就大声回答道。

樊振东被她这小模样逗笑了:“你真的太可爱了。”

边上的马龙看了眼时间,才发现他忘了周雨交代的,13点钟一定要让木木睡午觉,不然下午容易闹脾气,这都快14点了。

“胖儿,你先去洗个澡吧。一会儿带木木睡一会,他爸爸交代了要睡午觉的。”

“我带她睡?”樊振东诧异的问,他以为让他喂个饭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还有更具挑战性的。

“她要人抱着睡的,现在看来最受欢迎的只有你,只能你来了。”马龙这话倒是说的没错,虽说慕木不太认生,但是目前来说她好像最喜欢的就是樊振东的怀里。

慕木听到两个叔叔在讨论她,也不说话,只在马龙说完后抱住了樊振东的小腿,眼巴巴地看着他:“小胖叔叔,抱抱。”

马龙一脸“你看吧”的表情,樊振东也只能无奈接下这个活计,当然表情是无奈,内心却是隐隐的喜悦。

 

等樊振东洗完澡回来,慕木已经困得头一点一点的了,本来上午打球就消耗了不少体力,下午又扯着嗓子给樊振东加油,对于小孩子来说已经是非常累了。

抱起坐在球台上的慕木,樊振东调整了一下姿势,怎么还是这么别扭。

“小胖叔叔,你不要横着抱,你把我竖起来。”慕木小姑娘也发现了樊振东抱孩子时魔性的姿势,赶紧开口纠正,“然后托屁股。对啦。”

总算是把姿势拗对的樊振东也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孩子的背,说道:“木木,该睡了。”

“小胖儿,等等,先让木木把奶喝了。”马龙摇晃着手里的奶瓶,朝着樊振东走过来。

樊振东摆了摆手,孩子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铺洒在他的耳边,樊振东学着小的时候妈妈哄自己睡觉的手法轻轻拍着她的背,边来回踱着步。

等孩子完全睡熟,樊振东走到了更衣室,找到自己的衣服给孩子盖上,心里突然平静了很多。

这么些年里,好像已经很少有这么安逸的时候了,至少,在周雨走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这个孩子,长得真像他,看着木木的眼睛,总觉得好像看到了另一个周雨一样,或许这也是自己格外喜欢这个孩子的原因。

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背,思绪却拉得很远很远,训练的时候想不到他,闲下来的时候不允许想他,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能稍微放纵一下了。

 

察觉到怀里孩子体温异常的时候已经过了挺久了,本来也有些昏昏欲睡的樊振东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慕木的呼吸声变得粗重,小身体也烫得完全不是正常体温,樊振东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抱紧孩子就去找马龙。

“龙队,龙队,木木好像发烧了。”樊振东抱着孩子从更衣室一路跑到训练场地,抓着马龙就喊。

马龙伸手一摸,这么高热度!“胖儿,赶紧送去队医那儿,我去通知他爸爸。”

樊振东这才想起队里一直有队医,又带着孩子去找医生。

“你们也真是的。这么小个孩子就让她去打球,出了汗也不知道给她擦擦换身衣服,现在本来就是感冒的多发季节,中招了吧。”队医是个挺年轻的小姑娘,但说起话来却厉害得很,队里很多队员都被说过。

樊振东也顾不上计较,只是担忧地看着躺在床上满脸通红的慕木。刚刚还叫着小胖叔叔,冲自己笑得特别甜的小姑娘此时正眉头紧蹙,小身体也因为呼吸粗重跟着一起一伏。

愧疚,这是除了周雨以外第二个让自己有这种感觉的人。

本来还睡着的慕木睁开了眼睛,看见樊振东的脸就哭了:“叔叔,我难受,呜呜呜——”樊振东这下是真的体会到了心如刀绞的感觉,低低的啜泣声就好像在他心上划了一刀又一刀。

“木木乖,很快就好了。叔叔抱抱你好不好?”

“抱,抱。爸爸。”慕木哑着嗓子,伸手就要抱,“爸爸抱,抱。”

樊振东知道,孩子是要爸爸,可孩子父亲到现在都没来。“爸爸不在,叔叔抱你好吗?”

“好。”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周雨着急忙慌地跑进队医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樊振东抱着自己女儿,还满脸心疼的样子。

而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的樊振东,在见到周雨后,整个人愣怔在了那里。为什么是周雨?怎么会是周雨!

难怪这孩子这么像周雨,原来就是他女儿,他竟然有女儿了。

周雨也站在原地没动,他没想过再见樊振东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抱着他们俩的孩子。

 

回忆起当初那个疯狂的夜晚,周雨甚至觉得他当时可能是被别的什么附了身,他怎么能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

那是他退役的前一晚,他和一队的队员在老去的那家烤肉店吃了散伙饭。大家都喝多了,除了周雨,他想了很久的计划终于要在今天实行。

樊振东喝多了酒会断片,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的这件事,周雨见过一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甚至还试验过一次。

把樊振东送回宿舍后,周雨咬住了下唇,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TBC----------------

感觉完全没有拖儿那么萌的感觉,而且特别短小。

蓝瘦,香菇。

大家可以开始期待下一章了,我们拖儿太太要开车了。

评论(22)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