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发甜饼五百年

我们的目标 专注甜饼五百年

【胖雨/ABO】爸比在哪里 01

禁转出LOFTER,就算是评价也不行!

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可以在LOF下评论,私信也行,但不要出现在别的地方。


胖友们 联(gao)文(shi)公告戳这里

本次甜(gao)饼(shi)由 @小白菜活在霜降天 与 @逗比老干部 经营的 专业联(gao)文(shi)公司 加量不加价发售

如有疑问 请拿起你们的手机点下蓝手红心评论咨询售后客服23333


 

 

爸比在哪里

 第一章

*

马龙走出乒羽中心大门就看到抱着一个小团子的周雨,立马笑呵呵地跑了过去。

“来了啊。”马龙熟稔地打了声招呼,周雨也老老实实地喊了声龙队。

“都还什么龙队呀,我都老了。”马龙摸了摸肚腩肉,说话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温和和的,“怎么不进来等,这不就打声招呼的事情吗。”说着就瞥了一眼站在保安亭的保安,眼神有些冷下来。

“这不出差比较急嘛。”周雨立马打圆场,“再来……”,周雨说到这里停顿了下,不太自然补充了句,“带着孩子也不好进去,打扰到练习多不好。”

说完,眼神就不太自然的飘忽着。马龙也门儿清理由,叹了口气,也不好多问了。两个人都是自己极为疼爱的弟弟,如果真的碰面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再来现在他在国家队当教练,也怕出什么问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张继科久了,脾气也倔,即使辛苦,愣是一个人撑着不吭声。

马龙心思千回百转,看着周雨一如既往澄澈的眼睛还是没辙了,最后只妥协般转了话题,“这次在北京待多久,带了女儿来,总得转一转北京吧,咱们几个聚一聚呗。”。

“不知道,”,周雨往上颠了颠在怀里的女儿,又帮女儿整了整针织衫外套,九月份的北京已经开始转凉了,风吹过来也带着凉意,自己倒是不怕,就怕孩子不适应北京的天气病倒了,周雨歪了歪头估计了下时间,委婉的拒绝了,“我还得去二队看看江苏队的那几个队员,玘哥这次在外面带队比赛,忙不过来,还有江苏队的季度述职,还得参加培训……”。

然后有些为难的看着马龙,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开口,“有些忙不过来,怕顾不上木木……”。

“小雨你这人呀。”马龙看着这些年也没见长肉,还比以前在队里时候瘦了,虽然关系不算亲近,但是总归是队里看着长大的弟弟,听陈玘说这些年一个人带着孩子,又得带着江苏队训练,多少还是心疼的,叹了口气,“如果是继科儿听了,估计他得跟你发脾气了。”。

在怀里的小姑娘看着周雨歪头,也学着歪头看面前的马龙,也不怕生。

这时候马龙才真的注意到周雨怀里的小团子顶着个丸子头,脸蛋肉肉的,眼睛睁得圆圆的,骨碌骨碌地转着,好奇地打量着他。

“也不怕生,你这小家伙。”

马龙笑出声来,眼神透漏着慈爱,忍不住捏了捏小团子的脸,其实也是知道小团子的名字,但看着小姑娘,就忍不住逗弄几句,满是喜爱地问道,“小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呀,几岁了呀?”。

“我叫周慕木,”,小团子奶声奶气地开口,眼睛亮亮的,“我,我,”,一边说着在周雨怀里动了动,吓得周雨立马抱紧了她,结果伸出手指,低着头认真数了数,然后伸出三个手指,特别骄傲地微微昂起头,“我今年三岁。”。

“木木,这是马龙叔叔,跟马龙叔叔打声招呼。”,周雨在旁给女儿介绍,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现在什么都特别好奇,有时候特别好动,可能得麻烦龙队你几天了。”

“马龙叔叔好。”

周慕木脆生生喊了,好不忸怩,还笑嘻嘻地把头埋在周雨脖子,自以为很小声地说道,马龙叔叔好帅。

马龙立马爽朗大笑起来,更加喜欢这小姑娘了。

“麻烦什么。”,马龙倒是挺开心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的确是实话,毕竟他们这一批人中的孩子几乎都是男孩子,还特别皮,尤其许昕方博家的许苦苦,都不知道他们这群大老爷们眼巴巴着小公主多久了。他张开怀抱,要叔叔抱吗。

周慕木眼睛生得极好,不仅遗传了瓜子脸,还接了周雨的大眼睛,深邃又澄澈,听了马龙的话,看看周雨,又看看马龙,然后张开双臂,“要”。

“为什么呀。”,周雨鼓起脸颊,故作伤心地说道,“木木不要爸爸了吗。”。

周慕木一听急了,摇摇头,说话因为有些急,显得有些磕巴,“不不,爸爸爸爸要去工作。”。

“木木会很乖的。”,周慕木朝着周雨咧嘴笑,然后跟周雨用力地挥手。“爸爸早点来接我。”。

周雨真没想到这个回答,一下子鼻子就酸了,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只要是有关木木的他都变得有些情绪波动大,这些年一个人带着孩子,虽然有玘哥和皓哥帮忙,但有时候还是顾不上孩子,而木木又乖,也不闹,他心中还是有愧疚的。

周雨向前亲了亲周慕木的额头,压低声音生怕孩子听出什么来,轻轻地答应下来。

“好。”

 

*

樊振东到训练场馆时候,惊讶地发现所有主管教练都围成一圈了,就连在隔壁女队的张继科都跑过来了,还腿也不痛了人也精神了,整个人笑成了老农民。

樊振东把行李箱往旁边一放,便凑了过去,探头探脑地开口,“你们都在这干啥呢。”。

靠近樊振东旁边正忙着拍小视频拍照的方博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没拿稳,拍了拍胸脯努努嘴,“这你没看到吗,龙队在给孩子穿咱们队里定制的儿童版队服。”。

樊振东顺着方博的视线,望了过去。只见小姑娘白白净净的,不哭不闹,甜甜的笑着,脸颊两边的酒窝深深的,眼睛大而明亮,乖巧地让马龙给套上队服。

占据马龙旁边有利地形的张继科一边举着手机一边笑得合不拢口,惊呼木木真是世界第一可爱。

“世界第一可爱的胖儿要哭啦。”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句,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时候才注意到樊振东也来了。然后人人都开始打趣起樊振东,胖儿你的世界第一可爱位置不保了呀。

周慕木看到樊振东,就朝他甜甜的笑了起来,还伸出手来,还想站起来往樊振东这边走,吓得正给木木把队服套脖子的马龙立马放轻了动作。

小孩子注意力转移得很快,一下子就忘记了自己想走过来,反倒是樊振东,不知为何被那双眼眸弄得心有些酸软,方才如果不是控制住了自己,大概他已经无意识伸出手臂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抱抱小姑娘。

大概是太可爱了吧。

原来她叫木木。樊振东在心中默念了几遍,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暖意,然后用手肘推了推在旁边不知道忙着给谁发微信的方博,微微侧过头去低声问,这是哪家的小姑娘。

方博一听这话,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立马把手机揣回兜里,生怕被樊振东发现什么似的,说话时有些结巴,“你你你,我我我咋知道,就龙龙龙队刚带回来的,说是认识的朋友让带几天。”。

然后又有些焦急追问,“你问这干什么。”。

樊振东被方博这态度弄得有些奇怪,耸耸肩,满不在乎地回答,“这不随口问问吗,倒是博哥,你咋这大惊小怪呢。”。

方博也含糊其辞过去了,找了个借口晃悠了过去,樊振东本身也没有在意,这时候马龙总算给周慕木穿好队服了,便让小姑娘转了一圈,穿了新衣服也高兴的木木脆生生的笑着转圈。

樊振东注意到,队服后面有小姑娘的名字,Zhou M.M.。

姓周啊。樊振东心里有些苦涩,无奈的抿嘴低下头晃了晃头,真是个好名字。

自从你离开以后,只要见到跟你一样姓氏的人,我就忍不住想起你。

你这么好,有关于你的,都是美好的。

 

*

本来想着这只是今天训练的一个小插曲,樊振东继续按着训练方案开始一天的训练,陪练正陪着他对拉呢,马龙就牵着周慕木经过了这里。小姑娘机灵,知道大家都在训练,就一直乖乖任由马龙牵着去巡逻,好奇的望着但是就是不打扰。

多省心的孩子呀,多懂事。

就连马龙都忍不住感叹了。

才刚感叹完呢,正经过着樊振东那一桌,周慕木眼睛刷得一下就亮了,就忍不住往樊振东那里跑,马龙本来握着就没用力,就被周慕木挣脱了,小小的孩子就屁颠屁颠的哒哒跑过去,结果樊振东没注意,一个退后,正好撞到了周慕木,周慕木一屁股摔倒在地面。

“诶,木木!”

马龙立马跑了过去,紧张兮兮地察看有没有伤到了,樊振东也吓到了,蹲下身来,一边抹着汗一边紧张兮兮地看着他们,也不敢靠近。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樊振东难得糊涂,磕磕巴巴地道歉,也没发现对方是才三岁的孩子,哪里听得懂,挠着头一副懊恼地看着周慕木。

周慕木还觉得好玩,大人在一旁紧张兮兮地,她还咯咯地笑着,笑得眼睛都变成弯弯的月牙,还觉得这是亲昵的举动,她淘气地用左手抓起散落在一旁的乒乓球,坐在地上就往樊振东身上丢球。

樊振东不明所以的看着周慕木,周慕木还笑得嘚瑟,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任务一样,满脸写着,快来夸我我很棒。

“玩,叔叔,球球。”

周慕木摊开手掌,手掌心放着乒乓球,仰着头目光清澈的看着他。

樊振东猛的一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答应了下来。

“好。”

然后又挠挠头,有些羞赧地开口,我是小胖叔叔。

 

*

“所以,胖儿你今天就负责照顾孩子吧。”

马龙大手一挥,一锤定音,顺带让带着他的方博去看着别的队员。

马龙一边把周慕木抱到球台上,一边笑眯眯问,“木木喜不喜欢乒乓球呀。”。

“喜欢。”,周慕木特别大声地回答,恨不得所有人都能听到,像是打开了开关一样,周慕木摇头晃脑地学着几个击球的姿势,可开心了。

“我爸爸打球最(zhui)厉害了。”

周慕木挺起小胸脯,眼睛满是骄傲,就像周雨就是她的超人,无所不能。樊振东听了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童言无忌,但却也最真诚。

“那马龙叔叔让跟木木爸爸一样厉害的小胖叔叔陪你玩好不好?”

马龙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儿童球拍,在周慕木眼前来回晃。不出意料,周慕木立马用左手抓住了球拍。

年纪虽然小,但是抓起球拍来还是有板有眼的。樊振东看了一眼,立马知道家里有人是从事乒乓球行业的,而且——

是左手横拍。

樊振东眼神黯了黯。

周慕木哪里知道站在对面的樊振东心理活动,她站在乒乓球桌上,踉踉跄跄的跑动,站不稳,马龙忍不住伸手去扶,但是小木木愣是不要人扶。马龙忍不住念叨了句,这小姑娘真倔呀。他心里突然就柔软起来,目光闪烁地周慕木。

你看,多像你呀,周雨。

樊振东在心里对自己说。

樊振东脑海里关于周雨的记忆终于压制不住了,翻山倒海而来。周雨也是性格倔强好强,一定要自己做到,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请求帮助。那时候周雨还是输多赢少,一个人默默录像回去琢磨总结,一个人没命地练习。周雨以前剪胶皮一直不是很好,自己也是等到周雨卸下心防了,这才得到这项差事。

这么失神地想着,喂球来就没了轻重,刷的一下就打到很远,木木没接到,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樊振东。

“胖儿你在干什么呢?”

马龙皱起眉头,提醒了一句。

樊振东这才堪堪回过神来。

周慕木第一次打球,樊振东绞尽脑汁找角度喂球,还得注意力度,开始没把控好力度,周慕木老是接不到球,两只小脚丫着急地拥挤跺脚,急得叫了起来。

“别急别急。”

樊振东越过网揉了揉周慕木的小脑袋,安抚了她一下,然后打起精神来,开始计算怎么喂球。

可还是接不到球。樊振东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了。

樊振东这些年大大小小国际赛事都不怕,但却不会应付小孩儿,手足无措的,想把球拍递给一旁的马龙,自己站在后面看着孩子别掉下去。结果还没离开,周慕木就撅起嘴来,抓着樊振东的手不放,一定要樊振东陪她。

看樊振东想挣开,周慕木终于憋不住了,瘪了瘪小嘴,眼泪就开始哗哗的流,哭到打嗝,一边揉着眼,然后又把落在脚边的球递给樊振东。

“球……打球……”,周慕木眼睛红红的看着樊振东,抽抽噎噎地往外蹦着词,樊振东看着那双眼睛,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丝电光。

马龙见状就想把孩子带走哄一哄了,结果樊振东拦住了他,然后回到位置,神情带着许久不见的柔和,嘴角也挂着笑意,就像初入国家队的小团子。

“别哭,我们继续打球。”

樊振东心里波涛汹涌,他按捺下去,即使知道对面的周慕木听不懂,也照样认真地说道,你一定会接到的。

就像当年周雨一样。

好不容易回球成功,周慕木立马扬起小脸朝他们笑,樊振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心里抑制不住的自豪和骄傲,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才认识几个小时,但是看到周慕木的喜怒哀乐,感觉自己都被牵动着。

心也变得柔软起来,巴不得把好的东西都给她,就让她笑一笑。

樊振东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这才小心翼翼地用手给周慕木擦掉脸上的汗,有些无可奈何的宠溺地笑了笑,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头。

你真的是,倔得厉害,但又世界第一可爱的小丫头。

 

*

“哟,两个世界第一可爱呢。”

张继科正端着打好的午饭找地儿坐,就看到胖儿一只手抱着木木,木木都快掉下来了,一只手端着饭盘。吓得张继科立马走了过去,接过木木,然后给樊振东示范,是这样抱孩子,你刚那样,拔萝卜呐。

这不是没抱过孩子吗,樊振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跟在张继科身后,拿着他和木木两个人的饭。

今天怎么这么早。樊振东一边听着,一边把刚拿的饮料打开,插了根吸管递给木木。木木刚想接过去,张继科立马截住,有些无语地说,“胖儿啊,小孩子吃饭喝太多饮料,吃不下饭的。”

“还有,你点的都啥呀。”,张继科指着樊振东点的蒜香骨,卤鸡腿,一堆荤菜,恨不得自己撸起袖子上阵了。“木木才三岁,消化系统还不好,你让她吃这些,不消化怎么办?”,然后让樊振东回去点蛋羹还有一些蔬菜。

看着面前一大一小,一个对发生的一切仍旧没有理解,一个是完全不懂育儿知识的单身黄金汉,都瞪大眼睛懵懵地看着自己,张继科举起投降,站起身来认命去重新点菜。

接下来。

——你别一挖就这么大勺啊,就勺子的三分之一够了。

——你别这么快喂啊,得确认孩子吞下去了再喂啊。

张继科看着樊振东笨拙的喂饭,时不时还把饭粒掉得衣服上,汁也溅到衣服上了,或者木木脸上沾了肉汁什么的,结果木木还吃一口就对樊振东笑一下。张继科实在看不下去了,提出让自己来喂,樊振东吃饭就好,结果刚换过来呢,木木就不乐意了,伸出手抓住樊振东的手,急得快哭出来了。

刚刚才哭了一场,再哭嗓子就哑了,现在又是换季时候,病了可麻烦了。

“木木还蛮喜欢你的啊。”

张继科把勺子狄回去,在旁边指点着怎么喂饭,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大一小,说起来胖儿以后也会是个好爸爸吧。

“那得有人愿意要我才行呀。”

樊振东顿了顿,眼神有些苦涩地半开玩笑半认真回答,手上动作倒是越来越利落,喂起来也没有刚刚那么慌慌张张。

这时候,木木抬起头,冲樊振东眨眨眼睛,奶声奶气地撒娇,“木木肚子圆圆了。”。

“啊,饱了吗?”

樊振东看着碗里还剩一大半的饭,有些犯难,他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求助地望着他哥。

张继科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幼儿园老师。

-tbc-

评论(23)

热度(738)